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原创/美强】山重水复 1

明天继续双荒,今天来个原创,连载中,我最爱的美强

陈沛要演戏,决定识时务的找个金主让自己未来的路好走一点,然而孙宇周不知道从哪知道了他的决定。

“反正都是潜规则,不如被我潜?”

陈沛:“……”你是不是有病?

孙宇周x陈沛 体型美强,我爱美攻强受,总体还是没啥虐点的,就是文笔一般,需要容忍

————————正文分割线————————


山重水复 1

 

他其实不是我的亲生父亲。

赵丽华和他在一起时刚跟我亲爸离婚,那时候离了婚的女人其实挺不好过的,但赵丽华不一样,她年轻,她漂亮,她也会说话会办事。

她离了我爸,居然还能找一个更年轻更强壮的男人,那男人甚至比她还小了几岁,但不嫌弃她,也不嫌弃我。

赵丽华是我妈,我是她儿子,跟那男人第一次见面是我三岁,现在记忆已经不可考。

我只知道第一次见他,赵丽华让我管他叫叔叔,第二次,就变成了爸爸。

所以我童年跟其他人其实分不出什么太大的区别,赵丽华离婚早,我才两岁她跟我亲爸就离婚了,我那会儿对我爸甚至还没什么记忆,赵丽华后来找的那个人姓吴,我后爸,很好的代替了我亲爸的位置。

他俩应该是真爱,在一起后我妈也不用工作,当个全职太太,他甚至不要我妈再生一个属于他俩的孩子,他说有我就够了,我妈感动极了。

我小时候的回忆全是姥姥和我妈的姐妹,我那俩姨说我爸的不好,然后用这些不好来反衬我后爸的伟大。

我也没法反驳,因为我亲爸结婚的时候年纪小,确实也不知道怎么做好一个丈夫和爸爸,他是爱我的,我能感觉到,但他自己都是个大孩子,也许他以后会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人,可现在他还不是。

我一度是认同我妈他们的话的,反正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太大的分别,只要对我好,我也不在意谁当我爸,我有时候还为生日时可以收到亲爸后爸的两份礼物而有些自得。

我跟同学炫耀,我有两对爷爷奶奶,两个爸爸,他们都对我很好。现在想想确实有点扯淡,谁会无缘无故的对一个人好呢?

“喂,想好了吗?周末出去浪一个不?”

这声音有点耳熟,问题是哪个孙子这么不长眼睛打扰我的休息?我这边情绪刚刚堆砌好,要知道灵感总是稍纵即逝。

“老陈!”

“干嘛啊?”我扯下耳机。

下铺,孙宇周仰着他那张360度无死角的帅脸,扯脖子的叫我。

要不是他长得好看,我一定不理他。

“说吧,什么事?”我一边搭理他,一边翻着手里的剧本。

孙宇周踩在凳子上,尖尖的下巴放在我床沿,我没法不分心去关注他精致的脸蛋,他又长又浓密的睫毛抬起来,瞄着我手里的剧本。

“你去试镜了?”

我眼睛不自觉的瞟着他眼角的泪痣,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

“被选中了?”

我捏着剧本的手一紧,模棱两可的回答他:“啊,应该吧。”

孙宇周立刻惊喜的看着我:“真的啊,这还没毕业,你就能拍戏了,太厉害了!”

他这一声引的宿舍里其他两个室友也朝我这边看过来。

老三直接从上铺跳到地上,“苟富贵勿相忘啊,老陈!”

一共三双眼睛盯着我,他们的主人笑容灿烂,年轻而富有活力,并真心的替我开心,为我祝福。

我突然觉得脸上像是有火在烧,心里也无比燥热,我也不知道我想发泄些什么,头顶的灯光刺眼,我快要睁不开眼睛了。

“别看我……”我轻声道。

“你说什么?”孙宇周问。

“没什么。”我低下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挡在外面。

“那行,那你好好看剧本,周末就我们三个去浪了,你得努力钻研剧本,哈哈。”

老三就过来看个热闹,很快又跑回床上玩起手机。

孙宇周问我:“你这剧本叫什么名字?”

我:“山重水复。”

“山重水复?”孙宇周重复了一遍。

“怎么了?”

“不,没什么。”孙宇周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想的那部剧本。

“老三,周末我也不出去了。”

“啊?为什么?”

“我回家看看,想我爸妈了。”

“没看出来,你居然是个乖宝宝。”

……

后来他们说什么我也没听清了,也跟我无关,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甚至觉得一直沉浸下去也不错。然后就可以遗忘,遗忘掉所有的不愉快和不自在。

我是周一的时候接到的这部戏的制片递过来的橄榄枝,他说他们来学校挑演员,一眼就看中了我。

看中我什么?

“你的长相非常合我的口味。”制片人说。

我有点惊讶,还有点被伯乐给看上的小惊喜,要不是场合不对,我甚至想举起我的前蹄,欢呼雀跃以示庆祝一下。

可世上哪有那么好又那么巧的馅饼砸在人头上,这馅饼太大,我脑袋又不够结实,直接被敲了个晕头转向。

他这话说的其实有那么点不对,他应该说‘你很符合我们的人物形象’,或是‘你很适合这个角色’,可他说我合他的口味。

这年头时兴的总是俊美的男子,而且有时美总要多过俊,比如孙宇周,虽然他挺烦的一个人,可那张脸真的没话说,我跟他一起上专业课的时候,他也常常受到老师的表扬,这种人,大概是遇火就燃,天生吃演艺圈这碗饭的。

我就比较尴尬了,我长相不赖,是老电影里那种酷哥的形象,我能塑造那种一身正气的大侠,也能演一个忠贞不渝的威武的将军,然而时也运也,我们老师说我长了一张演配角的脸,算得上英俊阳刚,还是比较适合在偶像剧里演瞎了眼看不上女主的渣前任的,女主角的良配是俊美而多金的总裁。

制片人大概是比较好我这口,难得遇上一个,把某些潜规则几乎是掰碎了跟我说。

我没法装傻,这一个霹雳太大,我连傻的机会都没有。我开始假设各种情况,我接受他或是不接受他,这将决定我未来的路。

他不打算逼我,却也击碎了我对未来的幻想。像我这种没钱没背景的新人,每一次机会都来之不易值得珍惜,我要好好想一想,错过了这次,还有下一次机会吗?我妈她一个人带我这么大,我二十了,可我昂贵的学费和平时的开始却还是要靠她那一双并不大的手来挣。

这是个好机会,如果我能借此一飞冲天,我整个人的命运都会不一样,即使不能,制片人也愿意继续‘带我’。

要知道,很多时候,人是不能按自己的主观意愿去做出决定的,我的客观条件不允许。

中年模样的制片人诚意满满,居然提前给了我剧本,我就默许了他摸我腰的行为。

“你放心,我不会这么早动你,你先好好准备,周末我带你去签约,然后……”

然后我懂,反正不过是洗洗睡。

可是如今,我却在想,我是不是屈服的太快了?我还没真正见识这个圈子的可怕和社会的现实,就先否定了努力的意义,找个金主,有戏拍,快点火,然后这个金主玩腻了,还有下一个,无数个。

我就像无数踏进这个圈子的少男少女一样,学生时的清澈目光和远大理想,逐渐消磨于一个又一个的酒局应酬,逐渐被沿途的风景迷了眼,彻底失去了自我。

那天我跟着制片人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老师拉住了我。

“我知道,有些机会,错过就是错过,没有下一次了,可你也得知道,人的尊严,丢了就是丢了,有了第一次,就还会有无数次。”

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了?他一定不止一次遇到过这种情况,在制片人要求见我的时候他是否知道对方的意图?

我不敢想,飞速冲出办公室,阳光灿烂,驱不散周身的寒意,就像无数双眼睛,而我赤裸裸的站在其间,那些目光里满含鄙夷,像是在质问我?

为什么?为什么不去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角色?为什么要自甘堕落?为了角色,为了自己的演艺道路,除了身体,你还可以放弃什么?

我已经放弃我的身体和自尊了,我还有什么?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