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双荒】意外事故(二)

【双荒】意外事故(二)

 

荒川有意躲避,直到军训结束,正式开学,身为系学生会的会长,荒川被派去做大一的助导,不巧,正是荒的班级。

“有意向加入学生会的同学可以到我这来取报名表,你想加入什么部门或者你的一些工作经验,都填好后交到我手里。”

下面一片安静,刚进大学的热血青年们被学生会长的气势所震,连来拿报名表都小心翼翼的,搞的好像荒川要吃人一样。

“我的口味跟我的祖先还是有挺大差异的,听说以前的人会在祭祀的时候把活人献祭给海神,不过放心,我不吃人,事实上我的祖先大概也不想吃人,一切都是无知和愚昧造成的。所以,你们还要无知到什么时候?我很可怕吗?”

说不上可怕,但要笑不笑的样子让下面的学生有些发怵。荒川的长相甚至可以说非常英俊,只是给人的距离感总是十分遥远。

“就是像高龄之花一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学妹一面痴迷于荒川的脸和身材,一面痛心的说道。

荒上来拿了最后一份报名表:“学长。”

荒川微微低头,把手里两张白纸整理来整理去。

“学长上次邀请我去学生会。”

荒川不耐烦的抬头,真是该死的高个子。

“按照流程来,如果你的简历让人满意,我们说不定未来可以在学生会共事。”

“学长讨厌我吗?”

荒川皱起眉:“我们又不熟。”

“不,我认识学长啊,您的照片直到我毕业都悬挂在平安中学的光荣榜上。”

“你也是平安中学的?”荒川有些惊讶,他好像没有见过这家伙。

荒冰冷的面孔终于露出一丝微笑:“不记得我也很正常,我跟以前,差别很大的。”

他中学的时候又瘦又小,文静秀气的像个女孩子,在班上非常没有存在感,就像隐形人一样度过了那三年。如果没有某些变故,荒不敢想象,他恐怕还会维持那种状态,度过自己的一个又一个三年。

荒川接到荒的报名表,报名表的最上方有个选项,本人的属性,古人类或是普通人,通常古人类在外表上就能分辨出来,但看到荒的报名表,荒川忍不住惊讶。

“你是古人类?”荒川想起母亲的话,没有奇奇怪怪特征的古人类才是最奇怪的,就好比他身后那条藏不住的尾巴,光他知道的,就被金鱼姬嘲笑过好多次,更别提背后,那个小矮子不知道怎么跟人编排自己。

荒的身上几乎找不到属于古人类的外在特征:“抱歉,我还以为你是普通人。”

“没关系。”荒道,“我以前也以为自己是普通人,我父母都是普通人。”

所以中学最后一年他的意外觉醒惊呆了身边的人。在古人类还没有被公开存在的过去,不少普通人都曾幻想自己有一天会像电影里的主角们一样拥有各种超能力,他们意念一动就能移山换海改变世界,哪怕是现在,对于普通人来说,古人类也是个令他们十分感兴趣的存在。

只是他们知道,古人类其实也没有电影中那么炫酷的能力,然而荒的觉醒打破了所有人的认知。并非没有普通人觉醒血脉的可能,而荒几乎没有什么外在表现出来的变异,直到他预言了自己的父亲的死亡。

那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天早晨,默默无闻的儿子突然双眼空洞的对即将出差的父亲说:“水会淹没你的头顶。”

这种状态没有维持太久,却吓坏了他的母亲:“是生病了吗?为什么开始说胡话了。”

“我没有说胡话。”荒的神情很认真。

男孩子的发育期总要晚一点,荒在觉醒后的这一年里身高飞涨,长肉的速度甚至追不上骨骼拔长的速度,所以显得格外纤瘦。

母亲仿佛一夜之间就要仰看自己儿子的脸了,她好像很久没有仔细看自己的儿子,他变得有点陌生,她看不透自己的儿子了。

“亲爱的!”她追着丈夫的脚步跑下楼。

男人刚刚走到窗户的下面,正对着的某户人家拉开了窗户,冲窗外倒了一盆水,正巧倒在了男人的头上,只见男人的脚步顿了一下,倒在地上抽搐了一阵。

母亲追过去时,男人已经没了呼吸,脖子上是自己因为呼吸不畅掐出的淤痕,仅仅是不小心吸进了一口水,居然引发了心脏的毛病,最后像是溺水一样死去。

“我没有说胡话。”

母亲回过头时,儿子站在她身后说出这句话,那颗紧绷的弦再也无法支撑:“怪物,怪物!你诅咒了你的父亲!你的父亲是被你诅咒死的!”

外公外婆却很清楚这只是个意外,他们心疼被母亲迁怒的荒,于是主动把荒带到自己身边生活。事情很快传到荒的学校,那一阵所有的学生都知道2班有个‘乌鸦嘴’。

“据说他害死了自己的父亲。”

“真的假的?”

“他妈妈亲口说的。”

……

明明已经过了不辨善恶的年纪,人类最无知的恶意却总能如此伤人。荒走在学校,耳朵里充满了各种声音,有一瞬间,他甚至恨上了那个女人,那个生了他,爱过他的女人,他的母亲。

干脆死了算了,为什么没跟父亲一起死掉?这样大家会同情他,也好过这样议论他。

“你会溺水而死。”

他发誓自己只是随口一说,然后那个女人买醉回家后却在卫生间摔了一跤,一头栽进马桶,再也没有站起来。

“溺水身亡。”法医下了判断。

都死了,这回好了吧,没有人会背后散播他害死自己父亲的言论,没有人会用仇恨的目光和锋利的话语狠狠切割他的心脏……

也没有人会半夜摸进他的房间给他牵被角,在父亲去世后难得清醒的时光里小声哭泣着跟他说抱歉。

但至少,学校里的那些声音,可以消失了吧,他没有害死自己的父亲,那是个意外啊。

“呐,2班那个其实不是乌鸦嘴,而是扫把星吧。”

“你这么说,我也觉得,害死父亲又克死母亲的人,跟他在一个学校真令人担心。”

他那时候还不懂这种能力叫做预言,一个又一个的巧合,开始让他自己都不再相信自己。

他真的是无辜的吗?当全世界都说你是个杀人犯,你是不是杀人犯,又有什么关系?

 

-tbc-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一片胡言乱语,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种,写的好烂,怪不得没评论qwq,ooc到爆炸

 

继续安利自己的荒川之主中心受向个志《荒川本纪/伏妖记》原名《荒川总受》

通贩半款预定/35元

全款预售链接/75元

 

 

 

 


评论(5)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