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双荒】意外事故(三)开车前奏

【双荒】意外事故(三)

 

荒川觉得这个学弟脑子可能不太正常,跟自己说话说到一半,就开始发呆。

“我走了,一会导员就来了,给你们新生的入学讲话。”

荒回过神,就看见荒川的背影,他有点着急,一把抓住荒川的手腕:“别走。”

他不想,不想再看这个人渐渐离去的背影,他又想起自己从前的惶恐,在荒川无意中帮助了自己以后,却突然消失在学校。

荒那时候没有朋友,一个也没有,他只能一个人,一天天在学校里面转,寻找荒川的踪迹,这个人也要消失了吗?也是因为自己吗?

幸好,一个月后学校的光荣榜上出现了荒川的名字,荒川因为优秀的成绩,直接被报送到平安大学,只是虚惊一场。后来荒每天都要绕到学校另一面,从离初中部最远的大门进学校,只为了能看一眼高中部门口的光荣榜,看一眼那个人的名字和照片。

几个月后的中考,荒没能如愿进到那个人呆过的高中部,外公外婆没有因为那些流言而放弃他,却也深受其扰。初中刚刚毕业,便举家搬回老家那个小城。

临走前一天晚上,荒溜到学校的高中部,他悄悄私下了光荣榜上那张巴掌大的照片,夹进相册。

他把相册抱在胸前,就像抱着那个人。

“请等着我,等着我去找你。”

“还有事吗?”荒川半回过身,冷漠的看着他。

“别这么看我。”荒抬起手,想要按平荒川褶皱的眉头。

对方有些慌乱的躲开他的手:“你干什么?”

荒川摸着自己被烫到的手腕夺路而逃,冰块似的家伙,体温却高的可怕,手腕被碰到的地方都敏感的泛起红色,甚至微微鼓起一个肿块。

“烫起泡了?也不像啊。”

荒川原以为手腕很快就会恢复正常,但意外的,一整天手腕都保持那个状态,甚至有点扩散的迹象,左胳膊整个又酸的抬不起来,还好不影响右手的使用,他带着学生会的文件回宿舍继续浏览。

说不清过了多久,他被室友叫醒,脸上两坨红晕十分明显。

“你怎么了?发烧了吗?唉你手怎么了?”

荒川强撑着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腕,整个手腕都肿起来了。

“你这是不是过敏了啊?去医务室看一下吧。”

“我没什么过敏源。”就是白天被小学弟拉了一下手,不至于吧。

荒川晃了晃沉甸甸的头。

“我送你吧。”室友说。

荒川这回没有拒绝,他很少寻求别人的帮助,可让他一个人走到医务室那也不现实。

 

学校医务室的医生其实也是医学院的讲师,每天有固定几个时间呆在医务室,荒川运气好,正好赶上医务室有人。

室友把他扶到椅子上坐下。

“老师,你看一下,我室友怎么回事?”

老师看了一眼便道:“你这情况,有点像过敏了,给你拿点药膏擦一下吧,最近换季,还是注意点好,你这几天都接触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了吗?”

“我没什么过敏源,也没碰什么。”

老师好像想起什么:“你是古人类?我以前也遇见过类似的事,我一个朋友也像你一样,查不出过敏源,后来他发现自己挤地铁的时候跟另一个古人类有肌肤接触。”

“然后呢?”

“好像是因为这段时间是古人类的发情期,最好跟异性分开,一旦有接触,就会出现这种症状。”

荒川问:“那您朋友怎么好的?”

老师有点尴尬的笑了一下:“古人类的医生建议我朋友弄点那个人的体液,抹上一周就好,还有更快更见效的办法,跟那个古人类发生性关系,有体液交换。”

荒川:“可是不是碰异性才会这样吗?那家伙明明也是男的。”

老师:“那你就当我给你讲了个故事吧,你估计还是因为过敏。”

不对,荒川想到,自己上次在医院检查出体内发育了卵巢,如果这样的话,荒的确是男性,那么问题应该是出现在自己身上才对,他究竟算是什么?

“你怎么了?”老师见他半天不说话。

“不,我就是突然想起来点事,我先走了。”

室友拦住他:“诶你还病着呢,怎么就走了。”

“我还好,没什么,我想起有东西落在学生会了。”

室友只能跟老师吐槽荒川这个工作狂,荒川暂时忘却自己身上的不舒服,他在学生会的抽屉里找到那摞申请表,荒的申请表被压在最上方,表格前几行就有荒的联系方式。

荒川犹豫起来,究竟要不要向陌生的学弟寻求帮助,只是,只是一点体液,对方应该不会太介意……才怪!荒川泄气的坐在椅子上,躲了对方那么久,原来自己才是变态,这才见过几面,就开始提这种无力的要求。

[喂,你好,有时间吗?可以给我一点你的体液吗?多一些也行,我要用一个星期呢。]

肯定会被当成什么奇怪的人。

手腕肿的越来越厉害,荒川一阵头疼,有点后悔没向医务室的老师问清楚,如果不那么做会怎样?后果不严重的话,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这么想着,荒川还是把荒的手机号存进了通讯录,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然而万一远比荒川想象中来的更快,他摸出枕头下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半夜三点,他被从手腕扩散开的燥热弄醒,夹着腿在床上翻来覆去,小腹里也像有团火一样燃烧起来。

睡在对面的室友翻了个身,让荒川已经伸到内裤里的手猛地缩了回来。已经这个时间,即使电话拨过去,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接,但荒川还是翻到了自己保存的最新号码,缩在被子里手指微动,编辑好一条短信,他在发送那里停顿了好一会,小腹又是一阵抽动,手指抖了一下,顺理成章的把信息发送了出去。

他没等太久,睡在同一栋楼但不同楼层的荒砰砰敲响了荒川的宿舍。

室友骂骂咧咧的爬起来:“有病啊,大半夜的。”

“我朋友生病了,很严重,我来接他。”

室友清醒过来,荒川在床上缩成了一小团,声音虚弱:“他是来找我的。”

“学长!”荒硬是从门缝里挤进来。

荒川被他连着被子从床上搬下来,荒川埋在他怀里,没去抗议这娘爆了的公主抱有多么丢人:“好难受,带我走,快!”

 

-tbc-

为了开车,我已经不择手段……就很雷,很ooc

 日常安利一下自己的本子,预售期截至本月23号,永不再刷,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荒川之主中心受向个志《荒川本纪/伏妖记》原名《荒川总受》

通贩半款预定/35元

全款预售链接/75元


评论(13)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