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美强】《室友慢点动》(二)

迟迟无法进入快乐的车厢内,别嫌弃剧情啊,很甜的【捂脸】


(二)

 

然后屋里就没人说话了,周晴又回到书桌那专注的看着书,周勇把几个箱子搬到床前空地上,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没有意外的话,他大学剩下的时光都要在这间寝室度过,所以他这会收拾的很认真,床头还摆上了可爱的床头灯。

就是抱着自己的书本想放在书桌上时有点犹豫,他探头探脑的瞄了几眼周晴,对于这个跟外表气质完全不符合的学长,他已经没有轻视之情了,从他现在的角度看过去,周晴的肩膀宽阔,轻薄的衬衫隐隐能看见流畅的肌肉轮廓,没有张勇特意锻炼出来的肌肉明显,但也不容忽视了。

只是周晴回过头看向他时,他还是忍不住把注意力全部放到周晴的脸上,轮廓精致俊美,五官有些柔和,所以也不能怪他看错性别吧,张勇心里暗暗吐槽,长成这个样子还不让人说了?

“整理好了吗?”

神游中的张勇被吓了一跳,他猛地抬头,周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那只白皙修长的恶魔之手又探向他的头,张勇两手不觉一松,捂住自己的耳朵,原本抱在怀里的书掉了一地,最厚的那本专业书正正好好砸在脚背上。

周晴就看着俊朗的青年眼圈以令人惊叹的速度红了起来,黑亮的眼珠子湿漉漉的,他心中讶然,这么容易就弄哭了?

周晴揉了揉张勇的自来卷:“真是太可爱了。”

就,就是这个声音,张勇今天第二次回想起自己悲惨的童年:“大,大哥哥……”

周晴惊异的看着他:“我确实比你大几岁,你以后就管我叫哥哥吧,怎么?你不想?”

张勇含泪摇头:“哥哥。”你是我亲哥啊。

周晴顺手又掐了一下青年的脸蛋,手指尖上滑腻的触感直到两人出门吃饭都仿佛仍有残留。

张勇带着他去了那家火锅店,他埋头点餐,周晴的目光一直停在他毛茸茸的发顶,就见张勇的脑袋越来越低,周晴终于道:“点完了吗?”

“啊?”张勇慌慌张张抬头,“完了,完了,就这些吧,不够再要,我请客,乔迁宴,还有,还有给你的赔罪宴。”

服务生拿着菜单出去了,张勇想起来:“那个,我刚刚都自己点的,还没让你点菜呢,也不知道你有啥忌口的。”

他有点不好意思的问。

周晴道:“我不挑食的。”

张勇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不挑食就不挑食,为什么要看着他那么一本正经的说啊。

周晴乐呵呵的看张勇紧张兮兮的模样,忍不住想逗逗人高马大却缩着个膀子的学弟:“你很怕我?”

“没,没啊。”

“那你抬头看着我说话。”

张勇不太情愿的抬起头,周晴坐在桌子对面,笑盈盈的望着他,张勇又是一呆:“你,你真好看。”

周晴抿着嘴都绷不住笑意:“你也是,真可爱。”

“男人不能说可爱的。”周勇小声碎碎念。

这时候菜也上来了,服务员端着他点的鸳鸯锅放在桌子中间。

“火力可以自己调节,控制器就在桌子下面。”

两个人都不是第一次来,不用服务员提示,就不约而同的把手伸到下面开火。

张勇第一个碰到控制器,周晴的手慢了一步,就正好盖在了张勇的手背上,张勇僵硬了一瞬,飞速抽回了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周晴带着薄茧的手故意摸了自己的手背。

周晴依旧不慌不忙的把张勇没调节好的火力开到最大,心里却开始默默回味新的手感。

一顿饭吃的十分尴尬,起码张勇觉得有点尴尬,总共只有两个人,可他还不太敢跟周晴说话,只能埋头苦吃,这太不符合他社交小王子的身份了,要知道他能稳坐学生会长的座位,当然不止是别人嫌弃这个职位又苦又累,好歹也是会长,总有人不怕苦想当。

但张勇跟那些没什么社会经验的真·温室里的大学生不一样,他高中就利用寒暑假出去兼职,加上人长得好,又会说话,把整个学生会都处成了自己的小弟,到了老师眼里,又因为他事情办得好,被当作成熟稳重的代名词。

总之,周晴绝对是这么多年来第二个让他不知所措的人。第一个早就随着年龄的增长失去了联系,张勇小学毕业时邻居小哥哥跟着父母去了别的省,离别的时候张勇除了不舍,更多的还是终于要从压迫中解放的快乐。

他跟小哥哥交换过QQ号,小哥哥有时候会在上面联系他,可惜他一直到高中都不怎么依赖这种通讯方式,几乎没上过那个号,后来想再登陆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时间太长还是被人盗号了,再也没登上去过。

两人快吃完的时候,周晴主动打破了尴尬的宁静,他夹了一筷子蔬菜给肉食动物张勇:“多吃蔬菜对身体好。”

解决完两盘牛肉的张勇看着吃了三盘肉的周晴,皱着眉把已经夹进自己碗里的蔬菜夹到周晴面前,他抻着胳膊,示意周晴用盘子接:“那你也吃。”

结果周晴一低头,就着他的筷子把菜吃进了嘴里,张勇吃惊的想收回筷子时,感觉筷头被周晴咬住了,而周晴细嚼慢咽的吞下那口菜后筷子才微微松动被张勇拿了回来。

“真甜。”周晴道。

是,是白菜比较甜吧,哈哈!

这顿饭吃的张勇结完帐就想掩面而去,周晴抓住他的手腕:“吃了这么多,咱们去湖边溜达溜达消消食吧。”

张勇:“我,呃,我晚上还有约,对,我要去跟同学打篮球。”

周晴听了,挑挑眉:“篮球,说起来我也有一阵没打过了,你们介意多一个人吗?”

张勇都有点不耐烦了,逃也逃不掉,这家伙就跟狗皮膏药似的粘着自己,他没好气的说:“那你跟我一块去吧,如果缺人你就上。”

他语气恶劣,周晴却还是那么好脾气似的点头说好。张勇一点也没愧疚,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今天造的孽,以后都得还给周晴,这么一想,他更气了,态度也更差了。

到了篮球场,招呼也不大,就截了六子的球,跳起一个三分,三不沾……

篮球在地上弹了几下,滚到周晴脚边。

“喂,扔过来!”张勇喊道。

俩人隔着几米,张勇略微有点近视,看不太清周晴的表情,就远远见着周晴弯腰捡起球,来到三分线外,脚尖一踮,那颗橘黄色的小球在空中滑出一条堪称完美的曲线,哐当,直直灌进球框。

“漂亮!”

张勇眼睁睁看着自己一帮哥们在周晴身边围了一圈。

“学长你太厉害了!”

周晴解释:“我大二大三在校队训练过一阵。”

“怪不得,您这个身高不去校队都浪费。”

周晴站在张勇那堆黑不溜秋的哥们里笑容灿烂,张勇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得劲起来,对着谁都笑的那么招人。

他板着脸走过去:“好了好了,你们都让开,人家跟我来的,你们堵在这算什么事?”

那几个浑球看他不高兴的样子非但不让开,反而靠的更近了:“咱们谁跟谁,你的学长,那就是我们大家的学长,你说是不是,学长。”

张勇看了一眼周晴,周晴道:“你可以叫我哥哥啊。”

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哥哥’,张勇好像从周晴眼里看见这句话。

小麦色的脸颊立刻便红了,他低着头跑到篮筐下面:“来分组,打几场,天黑了散场。”

“那我要跟学长一组。”

“滚过来吧,石头剪刀布分组。”

“切……”

 

 

 


评论(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