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雨村“日”常(又“瓶邪啪啪啪)1

雨村“日”常(又名“雨村啪啪啪”)

看了话剧,激动,但是剧情流我已经走不了了,很久没看盗笔了,我就想来开个车,一万多字那种,加长林肯。ooc预警,开头一丢丢花单向吴,雷者避,这是个1V1肉文

1

2015年的817,我在长白山接闷油瓶回家,我们在雨村过起了退休后的日子,每天泡泡脚吃吃老张牌的三鲜水饺。
前阵子京城的解当家跟我通电话,对我现在的腐败生活羡慕不已,我真诚的邀请他来雨村度假。
“一起泡脚脚吃饺饺。”
“所以爽的你连家都不回了?”解当家道。
我握着电话乐呵呵,“雨村也是我的家。”我的兄弟在哪,哪就是我的家。
“那我呢?”他果然问了。
我去长白山之前,解雨臣跟我告了白,他选这个时间一定经过深思熟虑,他说:“张起灵那个人,总是看起来冷冷淡淡的,所以有时候你根本不知道他嘴里吐出来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因为听起来都像是真话。可你想过没有,如果他骗了你,他没有出来,你难道就这样一个人拖着?你愿意,你家里人愿意吗?”
当然愿意,我心道:我妈我爸,我二叔,他们现在对我也没啥要求了,就是开开心心的,活一天是一天。
我问解雨臣:“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道:“如果他骗了你,你不如就跟我凑合一下……我不会骗你。”
这真是相当随意的告白,可我心惊的发现他眼里的认真。
“小花……”
“吴邪。”他拉住我,“我现在如果做的过分一点,我就直接把你打晕,让你接不成他。”
“他为我们、为我做的够多了。”
“我没有这么干,不是因为觉得对不起他,我根本不在乎那个,他就是个傻子,我也是,我怕你怪我,怕你难受,所以我守了你十年,直到今天才跟你说,我喜欢你。”
“你这是主动给我当备胎?”可我受不起。
后来我就上了山,这回闷油瓶真的没骗我,他回来了,十年。
“吴邪。”
“张起灵……小哥……”你差点就没媳妇儿了你知道吗?小花跟你一样帅,还有钱,北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要这回再骗我,那我真跟他走了。
虽然中有波折,但我们还是如愿在雨村过上了羞羞哒生活。
老张给我的脚盆满上水,就端着板凳坐在了我对面,胖子不知道死哪去了,不回来最好。
闷油瓶脱了鞋,把脚塞进了我的脚盆,胖子不在的时候我俩都这么干,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发现,悲愤的跟我汪汪叫。
四只脚在一个盆里,不可避免的磨磨蹭蹭,我和闷油瓶现在还发展出了这种关系,我一只脚故意踩上他的脚背,脚底的厚茧蹭着他脚背的皮,一步步踩上他的膝盖。
我身子往后一躺,大长腿抻直了搭在他的膝盖上,装模作样的叹气:“老了老了,今天走了不少路,脚疼腿也酸。”
闷油瓶十分上道的用他那双值钱的手给我按起了脚底板,他对人体的熟悉程度是深入骨子里的,我就感觉他在我脚底和小腿上这里敲敲那里按按,从脚底开始,酥到了脊髓。
“嗯,就是那,再用力一点。”我声音爽到沙哑,闷油瓶不知道在哪里又是一个施力,我差点尖叫出来。
“小哥,啊,小哥。”
“腰酸吗?”闷油瓶问。
我一想光按按脚都这么舒服了,那要是来个全套大保健,我怕是爽的升天。
我点点头,得寸进尺道:“浑身都疼。”
他表情藏在头发里,低着头好像哼哼了什么,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也听不见他的话:“小哥?”
他突然捏住我的手腕,手劲很大,一用力就把我从躺椅上扯了起来,另一只手扳着我搭在他膝盖上的腿,提着腿弯把我一个百多斤的汉子拎起来放在自己腿上跨坐着。
我光着脚,没法踩地,只能慌张的抱住他的脖子,长腿勾住他的腰,脚背扣在一块,生怕栽下去。
闷油瓶这丫坐在小板凳上,再搭个我,几根钉子搭起来的凳子已经开始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小哥,这样不行,凳子要压坏了,这可是胖子做的,他回头看见得急死……”
结果他一巴掌扣在我屁股上把我给打醒。
“小哥……”我呆了,我能感觉到闷油瓶修长的五指分开覆在我屁股上,那只手开始只是缓缓的摩挲,然后越来越过分的揉捏起我瘦削的身体上唯一有肉且丰满的地方。
臀瓣直接被他揉开,昨天使用过度的地方还在漏着风,大裤衩完全挡不住他掌心的热度。
闷油瓶微微开敞的衣领露出白皙平坦的胸肌,纹身渐渐蔓延开,我老脸一红,这家伙,外表看不出来这么热情。
“小,小哥,天还没黑呢,别在这。”但我其实也有点蠢蠢欲动来着。
遥想当年,我跟他旅馆里cos葫芦娃的时候也肖想过小美人的菊花来着,可他出来后我才发现情势有些不对,可我经历过这么多,也等了这么多年,早就没想象中在乎这些小事,如今只要躺着等他伺候舒服就行,虽然后面跟大号似的事后感觉有点别扭,但习惯了还是挺得趣且相当放得开的。
就比如说现在,我等着他把我扛进屋,然后我俩在炕上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我拨开他厚重的刘海,亲吻他清秀俊美的脸庞。
“吴邪,你前几天,跟解雨臣联系了。”
他说的肯定句,先不说我为啥跟一个喜欢自己的前追求者前暧昧对象联系:“你咋知道?”
他黢黑的眼睛从墨黑的头发丝儿里瞅着我,我把他窄窄的小白脸拉成张饼:“你是不是又偷看我手机了?张起灵!你很能啊,放我下去,然后晚上给我滚院子里喂蚊子去,爷不发威你还当自己是族长逞威风呢!”
我实在不能理解,是不是每个退隐江湖的大佬都会变成偷窥爱人手机的怨妇,但是爷现在很生气,可以说非常想砍人了。
你看这个头,又大又圆,你看这把刀,又长又亮。
闷油瓶还没来得及把我放下来,他手在我屁股上没挪走,我怕摔跤还紧紧搂着他,但胖子的声音已经传到了院里。
我刚刚还在想胖子什么时候能发现我跟闷油瓶的关系,现在答案已经出来了,今天晚上。

-tbc-

评论(7)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