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目荒点文《驯龙高手》万字一发完

微博上 写给@米易易也要努力变少女 同学的 点文,最近很忙,拖沓半个月终于写完了,单身狗恋爱苦手写的最不像恋爱的恋爱
勉强算是西幻架空,文笔渣,万字小短片 


驯龙高手

 

残疾龙(独眼龙)一目连x混血巫师荒川

————————————————————————

 

卡斯特公国,一直被誉为沙漠之光,几百万公顷的荒漠中唯一的绿洲,也是数不清的冒险者和旅人在沙漠中唯一的中转点。

虽然只是一个小公国,它的重要地位却不言而喻。

然而最近这块绿洲也不再安逸,久违的大旱侵扰着它,因为在沙漠的中心,这样特殊的地理位置,卡斯特的公民早该习惯没有雨水降临的日子,然而长达三年的干旱期,还是让卡斯特公国陷入困境。

这也间接的使原本已经不那么可怕的荒漠再度无人问津,这就意味着这个贫瘠的沙漠小国的收入大头——来自冒险者和旅者们的消费,直线下降,靠着丰厚积蓄挺过三年的卡斯特决定不再坐以待毙,主动在冒险者工会发布了任务:

拯救沙漠之光,为卡斯特公国寻找干旱的原因。

是人为还是自然,数不清的学者和冒险者再度踏上这块土地。

 

1

 

向导注意角落里的男人很久了,那实在是个引人注目的家伙,毕竟在温度极高日照过盛的沙漠里,浑身笼罩在黑色袍子里连一丝头发都没露出来的人,不是真的勇士,就是真的不要命。

一开始向导连黑袍人的性别或是种族都无法确定,直到这个旅行团抵达他们在卡斯特的旅馆,向导有幸在黑袍人抖落衣袍上沙土的片刻时机快速打量了一下。

他没敢把目光放在那个人身上太久,因为黑袍子神秘人格外敏锐,他如刀的目光扫向向导,惊魂一瞥后向导飞速收回了视线。

那是个身材高大结实的男人,蓝紫色的皮肤,蓄须,但修剪得当。总结一下,光看外表,这是一个会在舞会上受人欢迎的贵族出身的混血种。

混血种,这可真是个有趣的发现。

在鬼头鬼脑的向导离去后,被吐槽的本尊,缩在一楼厅堂角落的荒川,慢条斯理的起身,跟旅馆老板要了一间上等房,他决定先舒舒服服的洗一个澡。至于那些小虫子,看就看吧,他又不会少一块肉。

身为混血种,他从小已经受够了那些无聊的目光,没有恶意,但就像跳骚一样烦人……这当然是个比喻,一个水生种的身上怎么会长跳骚。

鬼知道他风流早死的父亲在哪里欠的桃花债,竟然会跟一个水生种生下荒川这个混血。那个老男人临死前还在跟他回忆,他那年龄身份性命都不详的生母,有着怎样迷人的蓝色皮肤、毛茸茸的尾巴……

“你知道的,我没法拒绝它。”老人躺在病床上,紧握着荒川的手,眼神还不老实的望着荒川身后因为烦躁不断摆动的尾巴:“我的儿子,我的小天使……”

“快闭嘴吧,你这个恶心的恋物癖。”从他小时候就觊觎他的尾巴,他甚至怀疑他每年不固定的换毛期是因为他父亲动不动的抚摸。

所以他成年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滚出公爵府,那该死的老家伙居然还是个贵族。

然而,谁能想到,那个讨人嫌的家伙,真的会死去……他太老了,已经一百多岁,他二十岁的时候有了荒川,另一半血统让荒川拥有漫长的寿命,而那个男人,不过是个人类贵族,属于人类的寿命短暂脆弱,他陪着荒川度过长达一百年的幼生期,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最后再说一声,我的儿子,我爱你的母亲,也同样爱你,除了你已故的祖父祖母,你是我最重要的存在,可现在我不能再陪着你了,我的儿子,衷心希望你能找到可以永远陪伴你的人,我不想你露出寂寞的表情,有时候我看见同龄的玩伴渐渐长大,而你孤独的背影,我真的忍不住后悔,把你带回来是正确的选择吗……”

聒噪的家伙,眼睛都睁不开了还在唠叨……

然而那双眼睛再也不会睁开,“我不想你露出寂寞的表情”,那就别留我一个人啊。

伴随着最后一声叹息,荒川彻底告别人群中的生活。

告别了父亲,告别了贵族生活,他决定进入巫师学院学习,好好的利用他混血种的优势,成为一名优秀的水系巫师。

经过漫长的八年学习,如愿加入巫师工会,作为最高级别的水系巫师,他可以享受到巫师工会所有的福利,当然有付出才有回报,享受福利的代价是每三年要完成至少一个A级任务或是若干个低级任务。

卡斯特的干旱,这是荒川选择的最新任务,对于水系巫师来说,这个恶任务简直再适合不过。

去卡斯特之前,荒川的打算是随便用法术下一场大雨,然后刻录一个催雨法阵留给卡斯特的国王或者首席巫师之类的……这一切在到达卡斯特的瞬间破灭。

夜间,所有人都休息以后。

独自走出旅馆来到城外的荒野,荒川张开双臂,空气中的魔法元素向他涌来,他用力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浓郁的黑暗元素,逐渐堵塞这片土地,光明或是其他元素,都将被黑暗挤走……真是,麻烦。”

原本简单的计划不再使用,感念到庞大的黑暗元素,说明这场干旱很可能不是简单的自然原因,人为,又或是什么阴谋?

如果让他知道是哪个混蛋搞的鬼,一定让它知道,治疗见长的水系巫术究竟可以暴烈到什么地步。

“等死吧,混蛋。”

即便愤怒,也没有选择撂挑子不干,刀子嘴豆腐心说的大概就是荒川这种人。

 

2

 

夜色可以蒙蔽人的双眼,却无法蒙蔽一个巫师的力量。

荒川遵循着元素的呼唤:“带我到黑暗最密集的地方去。”

掌心托起蓝色的光球,随着光球一圈圈旋转,蓝色的荧光从光球上扩散,融进浓浓的夜色中。

很快,只见一望无垠的黑暗里亮起一道蓝色的光带,星星点点的蓝光汇聚而成。

沿着这条光带的起始端,就能去往黑暗最密集之处。

离卡斯特不远的风暴区,不论白天还是夜晚,风暴就是它永恒的主题,这里风狂野而猛烈,颗粒状的沙子和细沙尘土随着风暴一起舞蹈,没有经验的旅人和冒险家最容易被卷进风暴,那些最细最软的沙子在高速旋转的暴风中也会化身最锋利刀片,可以在瞬息间把一头骆驼切割成肉羹。

荒川小心翼翼的靠近,黑暗的元素就藏匿在风暴之中。

不服输的巫师试图靠近,他收集起水元素,在身周形成厚厚的水膜,然后一步、两步……他几乎就要触摸到了,黑暗的力量……

在风暴中逐渐削弱的水膜却率先支撑不住濒临溃散,只差一点,荒川捏紧拳头,而后冒险的把手谈过去,再给他几秒钟,就可以……

那股黑暗的气息离他很近了,突然,面前的风暴里伸出一只手,那绝不是属于人类的手,近在咫尺的距离,荒川能看见手背上闪光的鳞片。

“是谁?”

那只手握住荒川的手腕,一股大力将荒川扯进风暴的深处。

“唔……”救命两个字卡在了嗓子眼,预想中的四分五裂没有出现,荒川落进一个温暖干燥的洞穴里。

扶住他的那双手却是截然不同的冰冷,荒川抬起头,望进一双非人的双瞳里。

他反手抓住眼睛主人的手腕,一串咒语倾泻而出:“#¥%……”

一目连皱起好看的五官,轻松挣开荒川的桎梏,顺便召唤出一个风团堵住荒川开开合合的嘴。

“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一目连的声音清脆悦耳。

荒川怒目瞪着他:“唔,唔……”

一目连一个响指打散风团。

“该死的,你这个罪魁祸首。”

“嗯?”一目连眉毛跳动:“你认识我吗?”

“……不认识。”荒川黑着脸。

“但是你敢说卡斯特公国的干旱跟你没有关系吗?”

一目连沉吟:“卡斯特?那是哪?”

荒川恼怒:“不要装傻。”这么浓郁,几乎肉眼可见的黑暗元素缠绕在一目连身上。

“我没有骗你。”一目连说的是实话。

“我在风暴眼沉睡了一百年,清醒只是最近的事。”

“风暴眼?”

“就是这里的名字。”

这时两人都在洞穴里唯一的石床上坐着,出于某种不信任,荒川坐在离一目连最远的床边。

对于他赤裸裸的警惕,一目连轻笑:“如果你刚才有这股劲就好了,那样贸然的闯进自己不熟悉的危险的地方,假如我还在沉睡,恐怕只能听见你日夜悲鸣的冤魂。”

荒川冷笑:“不讨喜的家伙。”

“彼此彼此。”一目连假笑以对。不过多亏他长了一张温柔的脸,连假笑的样子都让人没法生出厌恶的情绪。

荒川撇开头:“这里是离卡斯特公国不远的沙漠风暴区,很少会有生物来这里。”

“是吗?”一目连陷入沉思。

“你说的风暴眼?”

“在我的年代,这一整片区域因为常年的风暴而被称为风暴眼。”

“那么你为什么要在这里沉睡?”荒川望着一目连俊美的侧脸,果然还是很有嫌疑。

一目连偏头看向他,因此露出被长发挡住的半张面孔,荒川很快注意到那半张脸上的不同,跟另一半脸上熠熠生辉的金色眼瞳相比,这半张脸孔上的眼睛暗淡发灰,没有神采,简直无法想象这样的眼睛出现在一目连的身上。

一半是生机勃勃,一半是死气沉沉,矛盾的存在于一目连的身上。荒川好像能透过这张面容看到属于这个生物的光辉或黑暗的过去,他眼睛暂时无法从一目连的脸上移开。

没人注意洞穴外逐渐升起的太阳,驱散了整夜的黑暗,光明重新降临。

不知不觉陷进过去的一目连恍然惊醒,荒川已经斜躺在石床上很久。

一目连盯着荒川的睡颜:“被迷惑住了吗?”某些种族会因为血统原因而本能的无法抗拒高阶血脉的吸引,可他明明是神龙族,这个混血种怎么看也不像是神龙血统?

大概感受到了洞穴口照射进来的阳光,荒川的眼皮滚动几下,一目连注意到,侧身让开,让更多的阳光照亮这个有些阴暗的巫师,他的兜帽摘下后露出英俊的脸孔,没了那些难看表情的的减分,龙性本淫,一目连难免生出某些遐思。

于是就被醒来的荒川粗暴的按着俊脸推开:“离太近了,蠢货。”

一目连揉着脸:“真是不温柔……还有,我是有名字的,你可以叫我一目连,我也不介意你在后面坠上‘前辈’。”

“想太多。”荒川报以冷酷的侧脸,“我是荒川。”

“你是水系的妖怪吗?”

荒川白了他一眼:“你问的太多了。”

一目连笑眯眯,寂寞了一百年,第一个猎物就这么优质,他忍不住多问了几句。

“天亮了。”

“你要离开?”

“我要去调查卡斯特干旱的原因。至于你……如果我真的误会你了……”

“你要来请罪吗?”/“我就不教训你了。”

两人的声音重合。

一目连:“……”真是冷酷呐。

 

3

 

位于卡斯特附近的风暴区,荒川刚刚铩羽而归。

他回到旅馆抖落一身风沙,身后还跟了一条麻烦龙。

一目连以送他离开风暴眼为借口,顺势黏上了他,还说什么:“沉睡太久,不知道外界的情况”,“自身原因误导了荒川,让荒川差点被搅成肉馅,十分抱歉”……

于是:“不如我帮你一起调查干旱的原因吧。”卡斯特?他也很感兴趣:“一百年前还没有卡斯特这个地方呢。”

荒川没有忍住,搭了一句话茬:“我的父亲在我小时候跟我讲过,卡斯特曾经也是一片荒漠,那里危险而贫瘠,却还生活着很多贫穷的人和其他种族,他们没有能力穿过风暴区离开沙漠,只能世代在沙漠过着艰苦的生活。

直到风神的出现,那是一位高阶的风系法神,他途经卡斯特,因为可怜那里的生物,便耗尽法力将风暴转移到同一片区域——就是现在所谓的风暴区,为这片与外界隔离的死亡区域打通了跟外界相连的通道……那位大人是真正的神祗。”

一目连就顾着看荒川平缓叙述的模样:“你崇拜他?”

“大公无私,心怀天下的风神……呵,谁知道当初的事实是什么?我的学校有一整条长廊用以纪念那些为世界做出过杰出贡献的生物们……”荒川突然皱起脸,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我们校长认为这些英雄事迹可以鼓舞人心,所以每天固定的时间都要阻止我们去参观那条‘星光大道’,英雄们死后会变成星星看着你们,你们要好好学习,不能浪费英雄们曾经的伟大贡献。”

他学得惟妙惟肖,自从毕业独居后,荒川很少有这种感情变化剧烈又丰富的时候,而在一目连眼中,就好像‘冰美人’活过来了。他还以为荒川只有皱眉加讽刺这一种情绪变化。

很好的被愉悦了的一目连大度的把荒川嚼自己舌根的事情忽略过去,他只跟荒川说了自己的真名,毕竟谁叫那群得到恩惠的生物连风系法神的真正名字都不知道,他们对一目连一无所知,祭拜也只能对着一个杜撰出来的所谓‘风神’。

“那个风神,你见过他的画像吗?他很英俊吗?”

“英俊?”荒川狐疑的看他:“怎么能对那位大人用这个词语呢?”

“嗯?”

“现存的资料里没有风神的画像,不过据卡斯特原住民的描述,那是位……美丽而又善良的大人。”

哈哈哈?一目连:他连性别都被搞错了吗?

“我说……我像女人吗?”

“为什么问这种问题……”荒川的目光从一目连的喉结转到他结实的小臂,最后到一目连精致美好的脸蛋。

一目连则打量起荒川棱角分明的下颌与胡须,荒川有一双细长的眼眸,却不见丝毫阴柔。

“如果我留胡须会不会显得很男人?”

“……你在瞎想什么,你现在是女人吗?”

“我从头到尾彻彻底底就是一个雄性。”一目连真诚的说。

 

4

 

在荒川看来,这条跟屁龙彻彻底底就是有病。

“这里就是卡斯特?”

一目连好奇的打量这条街道。

这是卡斯特的主商业街,这条长街的尽头就是卡斯特的皇宫。过去的一百年里,这条长街一直是著名的贸易中心,来自卡斯特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种族,在这里进行贸易往来。

“卡斯特是一个资源贫瘠的沙漠国家,幸运的是,他们也是沙漠里唯一的补给站,他们英明的国王抓住了这个机会,将卡斯特打造成了真正的补给点,途经此地的行商和冒险者都能得到充分的休息,卡斯特因此摆脱了贫穷,甚至一跃成为有名的中转站,偶尔也接待一些命大的旅行团。”

沿着主街走下去,两侧的商铺装潢越来越精致,卡斯特的皇宫巍峨耸立在这片黄色的土地。

荒川在皇宫大门前停下脚步,皇家侍卫拦住了他的步伐。

“劳烦通报一下,荒川之主前来拜访卡斯特的国王陛下。”

一目连:“这样就可以吗?原来你是要见他们的国王……好歹也是个国王,这么随便的让人拜见吗?”

“你的问题可以不这么多的。”

“嗯?”一目连惊讶的看着他。

荒川:“……你很烦。”

“诶?我还以为你是个热情的小家伙,毕竟你解释问题总是很详尽。”

“那只是基本的礼貌。”荒川觉得脑壳很痛。

“我也活了几百年了,礼貌和善意我还是区分的开的。”

侍卫很快回来,言辞严厉:“我们陛下不认识什么荒川之主,请你们赶快离开。”

“看吧,真的想要面见国王陛下,我建议还是预约一下。”

“聒噪。”

“那么接下来要去哪?”

荒川本来想找国王了解一下更详细的情报,如今见不到国王……他摊开手掌,蓝色的光点汇聚成一条不足手掌大小的鱼儿,灵活的摆动着扇形的尾巴,小鱼吐出一个个光圈,光圈向外扩散,感知着周围的元素。

他是水系的巫师,可以通过与空气中的水系元素交流而获得一些讯息。

但这里是沙漠,水系元素远少于正常水平,这让他的调查难度大大增加。

一目连的指尖升起一团小小的旋风,因为夹杂了太多的土系元素,旋风呈现出土黄色。

土系的元素突然闯入荒川的领域,它们与蓝色的光点交织,逐渐把讯息通过水元素传递给荒川。

当荒川终于结束探索术,他睁开眼的第一件事:“我还以为你是个风系巫师。”

该怎么说?一目连只是最擅长风系的法术,但龙族,不管是神龙族还是神圣巨龙,都是天生的全系巫师,他们对于各种元素的亲和力都是满分,这无关其他,天赋而已。

荒川拒绝了一目连的解释:“每个人都有秘密,你不用找借口应付我,我没那么好奇。”

一目连心虚的退后半步跟在荒川后面,嘴硬道:“我没有应付你。”

荒川继续道:“所以以后你的问题最好也少一点。”

“……这是,交换?”

“没错。”

“这样显得一点也不亲密。”

“亲密?我们不过萍水相逢,我以为亲密这个词语不该出现在我们之间。”

一目连突然停下步伐,荒川走了几步后回头等他:“你在拖延什么?”

然而一目连的目光专注在他身上,忽略他是个残疾龙的事实,他有着非常美丽的眼睛和外表,白色的长发和龙角被幻术遮盖,他现在就像个来自遥远东方古国的黑发美人,十分让人心动。

荒川却忍不住在他的逼近下后退,直到后腰抵到某家铺面,店主人的叫嚷一瞬间消失,一目连的领域之内,周遭的一切都被按下了静止,唯二可以自由活动的,就是彼此。

看起来并不高大的青年,实际上却与荒川相差无几,荒川记得一目连言语间不经意透露出来的——事实上一目连的年纪应当远比他要大。

荒川被困在他的领域之内,不合时宜的,荒川想起早晨朦胧时一目连压在自己上方的身影,在他清醒后离开,还有这个人跟在自己身后有意无意的套着近乎……

也许他的警惕心真的不够。

“你,有什么目的?”

一目连细长的手指捏起荒川的下颌,指腹轻轻摩擦那扎人的硬质胡须,像是在脑中模拟这个人刮净胡须的模样,以此来探寻他神秘的过去,被父亲保护的童年,孤独的少年,和如今的傲慢与不善表达。

“我只是有些伤心罢了,你居然说亲密这个词语不会出现在我们之间,真令人难过。”

他眼神忧郁的望着荒川。

没有错的,那股压迫感。

荒川半是腿软半是被迫栽进一目连的怀里。

“真的,与你无关吗?干旱。”

“为什么觉得跟我有关?”

“黑暗的元素,跟你身上的气息一模一样。”

一目连沉默下来:“我大概猜到真凶了。”

荒川抬起头,甚至忘记从一目连怀里挣脱,两个人离的很近,呼吸缠绕在一起。

急于知道答案而暂时忽略了一目连搂着自己身体的双臂,一目连愉快的把这当作默认。

“堕落的龙神。”

 

5

 

那是一百年前的事情了,那时的龙族虽然也不经常出现在龙谷外的世界,但也比现在要多得多。

而自从龙神被死灵法师引诱,放弃了龙族的骄傲,选择成为死灵法师的坐骑,龙族就开始禁止成员们走出龙谷。

“我们虽然对龙神的选择感到难过,但我们却从没想过他会做出伤害龙谷的事情,可他确实做了。”

“等一下,你们?”

“是的,我没跟你说过吗?我是龙族。”一目连道。

荒川敲了敲他额头上的角,出乎意料的,角的质感很好,并不是完全硬梆梆的,表面还覆盖着细细的绒毛,让人有些爱不释手。

一目连猛地按住他的手腕,声音低沉干哑,莫名危险:“不想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最好停下来。”龙角可是神龙的敏感点。

手腕被暧昧的揉搓,荒川尴尬的抽回了手:“抱歉,我……”

“没关系……”一目连抓住他不安摆动的尾巴,“有来有往,我不介意。”

“我介意。请您继续说。”

尾巴被抓着撸了好几下才松开,然而先动手的毕竟是自己,荒川强忍着把一目连抽飞的欲望。

“嗯,反正经过一系列的事,堕落后的龙神把龙谷的进入办法告诉了死灵法师,法师闯进龙谷,趁成年龙族的不备,偷走了几枚龙蛋,等族人们找到龙蛋时已经晚了,死灵法师用黑暗元素污染了龙蛋,这样即使龙蛋成功孵化,孵出来的也不是真正的神龙了,而是和龙神一样的堕落神龙。他们只有一根龙角,全身漆黑,十分丑陋。”

“那,后来呢?你们把死灵法师和龙神抓住了?”

“并没有。”一目连道,“你很遗憾吗?”

荒川想到那几枚龙蛋:“他们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

“能够引诱龙神堕落的死灵法师,本身的实力也不俗,龙族们追逐很久,终于将法师和堕落的龙神困在风暴眼,他们杀不死法师和龙神,只好把他们暂时封印在风暴眼,这其中有一位最强大的神龙,他借风暴眼狂暴的风元素,将法师和龙神镇压封印。”

“那位神龙,莫非就是风神?”联想到同样发生在一百年前的事,荒川大胆猜测。

一目连赞许的看着他:“没错。”

但荒川的聪慧不止于此:“不会你就是风神吧,你不是说自己在这里沉睡了一百年吗,封印耗费了你大量的经历,因此陷入沉睡……所以风神其实是条公龙?”

一目连微笑着,把荒川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我以为这足够明显。”

手掌下是平坦结实的胸肌,抬起头就对上一目连美好的脸庞……

“嗯,也许……”一目连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奇怪,荒川本能躲避。

“好吧,非常明显。可能,嗯,你的头发太长了,给人们一些误导。”

这个理由不错,一目连选择接受,不然要让他承认自己长得像个娘娘腔吗?

目光仿佛穿透桌面,望向荒川完美的身材,心中蠢蠢欲动,什么时候有机会证明一下自己的男性能力?他发誓,会给荒川一个美好的第一次。

 

6

 

两人在旅馆里捋清了前因后果,一目连推测:“一百年过去,我都清醒了,死灵法师和龙神应该也快冲破封印……如果按你的说法,卡斯特的干旱已经持续了几年……”

“三年。”

“那么他们很可能已经彻底清醒了,就像我一样,已经可以跟你一起逛街了。”

“我并不想跟你一起逛街,那不过是出去调查,执行公事。”

“你总是那么擅长使人清醒。”

“你可以说的再难听一点,我喜欢泼人冷水。”荒川冷哼。

一目连却宠溺的包容这一切。

很奇怪,但不让人厌烦。说是命运的安排也好,从荒川被一目连救了一命,从一目连跟他离开风暴区,从一点一滴的互动开始……

“你真是我的意外。”荒川呢喃自语。

“你在说什么?我没听清。”

“没什么。”荒川走到窗户边。

明明是午后阳光最炙热的时候,他却感到了寒冷,站在窗口往远处的天空看,乌云正在遮蔽这片天空,整个卡斯特都逐渐被乌云笼罩。

就在乌云中,有一道黑影渐渐清晰,荒川定睛细看,黑影有着细长流畅的身躯,它在乌云的掩护下离卡斯特的主城越来越近。

“那是什么?”他叫来一目连。荒川的心中已经有一个答案,他在等着一目连的确认。

“是堕落的龙神。”他的目力比荒川更好,甚至能看见独角的龙首上站着的死灵法师:“他们醒了,卡斯特真正的灾难要来临了。”

  • 神龙,外加一个告阶死灵法师,根本不是一个小公国可以承受的力量。

天空之上。

死灵法师干瘪的手指抚摸着龙神的独角:“我的小虫虫,睡了这么久,你一定也感到饥饿了吧,就把这些当作开胃菜,我已经准备好在这个世界大闹一场了。”

这就是龙神的力量吗。成片倒塌的房屋,皇宫的尖顶被龙尾折断,当作玩具一样卷起,抛向人群。

预想中血肉模糊的场面却没出现,一道水浪挡住了它,又有一阵狂风将它吹到法师和龙神的所在的位置。

一目连和荒川赶到了大街上,并且成功的吸引了法师和龙神的注意。

龙神血红的眼珠和漆黑的龙首深深凝视着两人,与之相随的是龙族与生俱来的对其他种族的压迫。

被荒川和一目连护在身后的各个种族的人们都感到了呼吸困难,他们在龙神的威压下瑟瑟发抖,就像见了猫的耗子,有些天生的恐惧是无法抗拒的。

一目连迅速放出了属于自己的风神领域,以此对抗龙神的威压,他和荒川是仅有还能站立的生物,跟他的种族优势不同的是,荒川全凭一股傲气保持着站姿。

“这种,丑家伙,输给他我连做梦都觉得羞耻。”

一目连神色复杂的看着龙神丑陋的外表,跟荒川不同,他曾见证龙神的辉煌,因此更加难过他如今的堕落,对于死灵法师的憎恶更是深刻。

龙神开口,他的声音粗哑难听:“一目连,赫赫,你的眼睛怎么了?瞎了吗?我还以为封印我们对你来说是件很轻松不需要任何代价的事呢。”

“你的眼睛?”荒川目光隐隐含着困惑和担心。

这不是什么无法启齿的事情,可是看见荒川的神情,一目连不禁有了更多的期许:“你在为我难过吗?”

荒川出乎意料的没有逃避他的问题:“是的,我很难过。”

“因为我的眼睛瞎了,你为我的眼睛而难过,还是只因为遭受这一切的人是我而难过?”

“这种时候你怎么还在问这种问题……”

一目连打断他:“这种时候了,所以格外想要知道答案。”

荒川:“……”父亲说过的,可以陪伴他未来人生的人,可以让他不再孤独的人,会是一目连吗。越是危机的时刻,一些拼命在逃避的问题,就越要侵占人的头脑。

“我不知道,我不想说。”

一目连突然平静的叙述起自己的过去:“在封印龙神的时候,我被死灵法师的黑暗元素污染了,为了防止自己变成下一个龙神,我将我被污染的大部分力量封印在这只右眼,因为黑暗元素的破坏,这只眼睛很快就无法使用了,而黑暗元素还在不断从右眼中溢出,企图破坏我的身体,给我的身体带来了很大的负担,我于是在一年后选择了沉睡。

一百年后,因为黑暗元素的躁动,我又再次醒来,或许这就是我的命运,为了封印龙神而存在,我不知道,这次我还要付出什么?另一只眼睛,还是我这条性命……”

“一目连……”

一目连看着他:“你眼里的悲伤,是因为我吗?”

“……是的。”荒川终于松开了口。

“你为我难过吗?”

“是的。”这次不想再犹豫了。

“你爱我吗?”

“是的……”荒川睁大了眼睛,狭长的眼睛睁圆后居然显得有几分可爱,把这张脸上傲慢到欠打的气质都淡化了许多。

一目连在他的目瞪口呆中轻轻吻上他的眼皮。

“有了爱人的鼓励,我会努力留下这条性命的。”

“等一等,发生了什么,喂,你这家伙!”

就在他的面前,刚刚占了自己便宜的淫龙解放了被禁锢在右眼整整一百年的庞大力量,带来的压力使地面开裂,天空中隐隐传来雷声轰鸣。

一目连的身影渐渐拉长,他化成一条金色的神龙,他修长而流畅的身姿在空中翻转飞舞,风暴眼狂暴的风元素追逐着神龙的身影,卷起遮天蔽日的风沙。

没有人看清天空中的那场战斗,只知道最后邪恶的法师和堕落的龙神再一次被彻底的封印,而属于风神的功绩,又被写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7.尾声

 

这里是荒川隐居的河流,感谢他那不曾谋面种族不详的母亲,让他拥有生活的水底的能力,成功躲避一目连的追求。

是的,追求。

在他骗荒川说了那三个字之后,在他打败了法师和龙神之后,荒川才知道那只眼睛所封印的力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毕竟原本就是一目连的力量,强大到被称为风神的龙族不至于脆弱到无法抵挡黑暗元素的侵袭。

“所以,你只是担心接受了黑暗元素的自己会变丑,所以不敢回龙谷怕被嘲笑,就选择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沉睡,来逃避现实?”

一目连:“……”老婆好聪明,全都猜中了。

“呵呵,滚远一点,不要缠着我。”

一目连试图为自己辩解:“不,你根本不知道对龙族来说美貌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你被人当成女人整整一百年。”

不要再戳他的痛点了。——来自:今天也没能成功进家门的风神大人。

流传在大陆上属于风神的事迹已经足够多了,从此以后,就是风神为自己的幸福努力的故事了。

有关一只努力为自己向饲主讨好的励志故事,徘徊在广袤天空的风神,也有被人驯服的一日。

 

——全文完——

 

 

 

 

 

 

 

 

 


评论(6)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