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晓宋-小梅花

书生晓x梅花妖岚岚,小萌文一篇,肉番还在路上嘿嘿嘿


晓宋-小梅花

 

楔子

 

他从后山折了一枝梅花,没想到带回来一只花妖。

 

1

 

有点不对劲。

晓星尘不禁放下手中书卷,窗外大雪依旧,他从外带回来的那支梅花被下人稍加修剪后插在书桌的角落。

忍不住把那枝梅花拿在手中赏玩,一簇簇粉红的小花,蕊心向外,嫩黄的尖儿一点一点的,勾的人用指尖轻轻描摹,那蕊尖,那花瓣。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花好像越来越粉……别是离水久了,有些打蔫了。

晓星尘连忙把花插回瓶子里,白色的瓶身上写了两句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

“倒是应景。”晓星尘轻笑。一边拿手指拨弄那花瓣。

“公子,该用膳了。”小僮儿来催促,打断了晓星尘的思绪。

“夫人怕少爷读书太用心,又误了饭。”

晓星尘道:“劳娘亲挂心了。”

那小僮格外机灵可爱,学着夫人的样子,十分一本正经道:“我儿心里有数便好,多读书是好事,只是不要误了身体啊。”

晓星尘‘噗哧’笑了,“怎么会呢?”

说话声和走步声都渐渐的远了,桌上的花瓶突然一阵抖动,那花瓶猛地一歪,却没栽到地上,在桌子上滚了几转,蹭掉了几瓣花瓣,那支梅花从瓶子里落到地上,却化作一个面容清冷俊朗的男子。

宋岚在地上站了好一会,才适应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手指轻抚脸颊,方才不可言说的部位被爱抚的感觉又浮现,白玉的面庞晕开一片粉红,“登徒子。”他道,“有辱斯文。”言语贫瘠,想不出别的词了。

 

2

 

果然还是不对劲吧。

晓星尘回到书房午休,手指抹过桌面一块水渍,抬起手放到鼻尖轻嗅,还带着一股香味儿。

他于是瞧了瞧梅花,精致的脸突然贴了过去,“真香。”

梅花颤了颤,像是打了个哆嗦。

晓星尘便笑了,手边翻开一卷书,说的是些鬼怪志异,正经书看的累了,偶尔便喜欢看一些神话鬼怪来调剂一下。

从前,有一个书生,他的屋前有一颗梅树,不知道具体的年岁,他爷爷还在的时候,那树就在了。他父母早逝,只有奶奶独自拉扯他长大,在他考上秀才后也无憾的走了。寒来暑往,只有这棵树陪着他,一起长大,一起感受这世事变幻。

书生一直觉得自己一个人很寂寞,于是他对着梅树说,‘小梅啊,小梅,你要是个人就好了,若是女子,我娶你为妻,若是男子,我们便做一辈子的好兄弟。’

夜里,书生就着微弱的烛光读书,一个白衣女子推门走了进来,她生的十分美丽动人,但书生却想起这数九寒天,女子一袭单衣……

他十分害怕,却听那女子道:“你说我若是女子,便要娶我,还作数吗?”

书生心中惧意消散,温柔的说:“作数的。”

晓星尘合上书卷,对着梅花浅浅笑道:“我若也能遇到一个梅花妖,不拘男女,我都愿娶他为妻。”

窗外雪停,阳光透过窗棂,格外温暖。

 

3

 

白雪观的梅花,很是出名,晓星尘也是在那带回的这支梅花。

这日又去观中游玩,他特意去了后山,寻到被他折了一根枝杈的梅树那里,他问身边的小道童:“你们这的梅树,有成精的吗?”

小道童:“……”

晓星尘摸着树干,竟没有普通树干的粗糙,反倒手感顺滑,像是在摸人大腿?他收回疑似在耍流氓的手,心底怀疑不减反增。

晓星尘安慰了一下被自己吓到的道童:“是我着相了。”

总想着侧面敲打,没准会把人越推越远,对付不同的人,就得用不同的方法。

回家后还是喜欢对着那支梅花说话:“小梅花,我想见见你。”

宋岚晃了晃花瓣,不是正盯着呢吗?

晓星尘捻着一片花瓣,害怕伤到梅花,动作轻柔过了头,反倒十分撩人。

“小梅花,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你是不是很怕我。”

又道:“我把你折回来,你恨不恨我?”

晓星尘摸着他被折断的创口处,轻轻问:“痛吗?”

他本有一片广阔天空,如今却屈身在小小的瓷瓶中。

但若问他恨不恨,宋岚却迷茫起来。他摇着花蕊,你的故事,很好听。

今天还讲吗?

晓星尘翻开了书,“今天看一个小农民和梅花妖的故事吧。”昨天是小工匠和梅花妖,前天是将军和梅花妖,还有皇上和梅花妖,道士和梅花妖……

 

4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个冬天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转眼梅花落了,转眼桃花开了,转眼,转眼小梅花还在瓶子里。

晓星尘笑眯眯看着他,“冬天都过去了。”你还没凋谢。

花枝颤动,扑簌簌,掉下来几片花瓣,宋岚算了算,再有不到一个月,他应该就秃了。然后,然后就能长叶子了。

挺好的,除了要泡在水里。

晓星尘也想到这了,每天泡在水里,可别泡坏了。

“小梅花,你要换个花盆住吗?要就掉两片花瓣。”

又有两瓣花瓣落下来。晓星尘高兴的去找花盆了,宋岚有点愁,这样的话,他可能半个月就要秃了,有点丑呐。

晓星尘找了个花盆,去树根下面挖了点土,一边种他,一边说:“你要是秃了可怎么办?我还是喜欢你粉粉的样子。”

能怎么办呐?长叶子呗。

“要不要变成人形,你一定有一头很漂亮的长发。”

宋岚:……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5

 

宋岚是梅花妖,这毋庸置疑。

他生在白雪观,日日听老道士讲道,日复一日就开了智,老道士也是个有修为的世外高人,发现了他的不同,却没像话本里写的一样嚷着要收了他,反倒把他当作半个弟子,絮叨的时候,总要坐在宋岚的树干下。

后来老道士死了,就没人跟他说话了,时间长了,宋岚几乎要忘记自己也有心情,也能像人一样思考。

晓星尘是他见过的第二个话很多的人类。

“小梅花,你是不是有点烦我?你都不理我。”

宋岚只好意思意思掉了一片花瓣,那是他最后一朵花上的一瓣。

“小梅花,你要秃了。”

你也的确有点烦。

 

6

 

今天家里有点吵,晓星尘远房的侄子来了。

魏婴是他表姐的孩子,特别聒噪。宋岚耳朵都要聋了。

“小叔叔,你这支梅花好丑啊,竟然只有一朵花,还只剩两瓣花瓣,光秃秃的。”

晓星尘对着熊孩子也很温柔,“只是暂时的,他很好看。”

魏婴扒着桌角的小手趁人不注意,伸向了宋岚唯余的两瓣花瓣,晓星尘阻挡不及,眼睁睁看着宋岚真的变成了秃子。

魏婴大笑起来,“秃了,哈哈,秃了。”

晓星尘真的很想把魏婴送去蓝家的封闭训练营,抄一抄蓝家的上千条家规。

但当务之急还是把宋岚哄好。

“小梅花,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放别人进来看你,原谅我吧,如果可以,你就长一片叶子。”

长叶子可没有掉花瓣容易,长叶子很慢的。

宋岚只好变成了人形,“我不是秃子。”

他紧紧盯着晓星尘,生怕从那张俊美的脸上看出一丝嫌弃。

晓星尘笑:“你很好看,特别好看。”

 

7

 

等他老去,死去,也要埋在那棵梅树脚下,变成泥土,他们永远不分开。

 

-end-

 

傲雪凌霜小梅花2333~~

 


评论(41)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