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学霸总是不松口 第一章:开学第一天总是充满丧气】

#学霸总是不松口# 卷毛可爱奶狗攻x阳光健气泪包受
荣轩x高恬
狗改不了啃骨头的攻vs不明真相白骨精受
高恬发现,班里的学霸大人和自家泰日天神似

——————————————
原创新文,找不到卷毛奶狗爆可爱的攻,我自己写还不行吗,感谢友情供梗老王@逆袭的GIEOVAN 

【学霸总是不松口 第一章 开学第一天总是充满了丧气】

 

上午六点半,高家小少爷高恬同学缓缓从睡梦中醒来。闹钟在枕头边顽强的响了半个钟头,被高恬抓起来扔进了垃圾桶。

睡在床边的卷毛在闹铃响的第一声就已经睁开了眼睛,焦糖色的小泰迪围着床跑了一圈,脖子上的铃铛发出‘当当’的青翠响声。

卷毛象征性的嚎了两嗓子后弃主人而去,从门缝里钻出去,餐桌下面专属他的位置已经准备好了他的狗粮。

做成小骨头模样的狗粮让狗食欲大发,一口接一口,根本停不下来。

许雯蹲下来揉了一把卷毛毛茸茸的脑袋,“好吃吗?”

卷毛敷衍蹭了蹭她的手掌,“嗷——”

“长不大的小家伙。”许雯笑了笑。

她围裙还没解下来,就去敲了高恬卧室的门:“几点了,还不起床,想不想吃早饭了!”

倏的睁眼,一只健康的小麦色的胳膊从被窝里伸出来,小臂有着充满运动感的线条,但事实上手臂的主人正在被窝里慵懒的打着哈欠。

“几点了?唔,我闹钟呢?”

许雯走进来,冷笑着踢开拦路的闹钟,似乎被触动了某个小零件,闹钟继续在地板上嗡鸣。

“高三第一天你就是这个态度吗?啊?高恬恬,我是不是对你期望太高了?”

来自母上的怒吼终于唤醒耽于睡眠的灵魂,高恬从枕头底下摸出电子手表,表盘上醒目的七点让他发出一声哀嚎:“来不及了啊——”

随便扒拉几本书扔进书包里,牙刷在嘴里捅了几下,高恬吐出一口泡沫,深情的望着镜子里一头乱发,眼角带着屎黄色不明物的男孩:“果然,不洗脸也无损我的英俊。”

许雯拿着包子追出来:“你还没吃早饭。”

“来不及了——”任由老妈往自己兜里塞着食物,远处目测至少五十米的十字路口停下一辆熟悉的大客车,“妈,车到了,车到了!”

“你把包子带上,不吃早饭坐车你又要晕了。”

“该死的神经末梢,敏感的就像个姑娘。”

高恬咬着包子一路狂奔……追上了客车的尾气。

九月的沈城已经有了凉意,秋风吹落几片半绿半黄的叶子,打着旋儿的从他鞋面趟过。高恬裹紧校服打了个哆嗦,错过唯一一趟能够直达学校的客车,高恬已经不去想班主任老赵会怎么在同学面前,把自己当成反面教材翻来覆去的抖落了,老赵一张嘴,谁也挡不住。

沮丧的踢着脚底的小石子,侧面突然伸出一只手,肤色雪白,那只手的形状也很优美,纤长的手指,还有手腕,手腕……高恬脑海里不合时宜的想起一句诗,“皓腕凝霜雪”,他在心里自己啐了自己一口,酸不酸!

雪娃娃的侧脸露出来了,还是个熟人,“荣轩!”

一头棕色卷毛的男生看了他一眼,白嫩俊秀的脸面无表情,他伸出去的手一直没收回来,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两人面前。

荣轩:“坐吗?”

高恬使劲点头,傻子才不坐啊。

两人并肩坐在后座,高恬是个蹭车的,理所应当的钻到了后座,谁知道荣轩也坐进了后座。

不比私家车,出租车有点窄小的后座猛然塞进来两个身高腿长的男生,怪挤的。

荣轩膝盖顶了顶他的大腿,“你,下去。”

“啊?”高恬一惊,心里霎那间闪过无数话,不是对方邀请自己上来的吗?怎么回事,难道他后悔了?不要啊——

黑亮亮的眼睛炯炯的盯着荣轩,一层水雾蔓了上来。

“嘤——”

“不许哭!”荣轩道。

高恬立刻闭嘴,强行吞回去的话还让他打了个小嗝,腮帮子鼓了起来,两滴水珠晶莹的挂在两边眼角,十分对称。

名副其实的小泪包,荣轩心想,然后他道:“你,坐前面。”

不知原因,但还是乖巧的下了车,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

已经不耐烦的司机:“可以开车了吗?”

高恬看着后视镜里的少年,只见荣轩白嫩嫩,还带点婴儿肥的脸依旧没有表情的点了点头,“可以了。”

高恬忍不住又看了许久,看荣轩自来卷的棕色头发,铺上一层清晨的阳光,变得更加透明耀眼,或是看荣轩备受称赞的脸蛋,又俊俏又可爱,他其实是有两个酒窝的,笑起来会更可爱,可惜总像装成大人的小孩子一样板着个脸。

发一发呆,时间就过的飞快。两人一起下了车,又走向同一座教学楼,高恬安静的走在荣轩旁边,心里却在默数身边经过的教室:307、306、305……怎么还不到,不是他想的那样吧?

荣轩瞟了眼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小少年,不快的撇嘴,明明在车上的时候目光还聚焦在自己身上的,下了车就不可爱了,还有什么比他更值得关注的东西吗?亏他还特意把副驾驶让给高恬这个容易晕车的小哭包。

荣轩捏了捏书包带子,又一把揪住高恬的领子,哼,生气。

“你往哪走?”

“我,找班级,301,嗯,301。”

荣轩扯起嘴角,指了指头顶的金属牌,“到了,三年一班,开心吗?我们以后就是同学了。”

高恬:“开……开心?”

“呵。”荣轩撞开他,率先进了班级。

高恬一脸摸不着头脑的跟在后面,他惹到荣轩了吗?还是荣轩发现自己在车上研究他了?惊恐莫名,又鼓成了包子脸。

出租车开的要被公交车快一些,高恬进了班级才发现好多人都还没来,一看表,才二十,八点正式上课,不过今天第一天,好多人应该还没有从假期模式里切换出来。

白飞飞看见他了,正冲他招手:“甜甜,坐这。”她拍着自己旁边的凳子。

班级里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自己身上,高恬气鼓鼓的坐过去,“白飞飞,我说了,你不要这么叫我。”

白飞飞晃了晃自己的辫子:“偏不,甜甜这个名字多可爱啊,上次去你家,阿姨就是这么叫你的。”

“我妈是连名带姓的好吗!”

“那,高恬恬?”

“……也没有好到哪去的样子。”

白飞飞嘻嘻笑:“甜甜?”

高恬丧气的趴在桌面上:“诶。”

荣轩个子高,自觉的坐到了后排,抬起头就能看见整个班级的班风班貌,高恬跟白飞飞的打闹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突然起身,从班级角落端了盆,又拿起一块抹布,高声道:“隔了一个假期,桌面肯定很脏,同学们都拿纸巾擦一擦再用。”

果然听见高恬懊恼的说话声:“我的校服,白的,新的。”

又听见白飞飞活泼的声音:“阿姨肯定会骂你的。”

“何止,她说以后我的衣服自己洗……还不许用洗衣机。”

白飞飞同情道:“节约用电,从我做起吧。”

高恬抽出一张纸凶狠的擦着桌面,一会儿翻过来看一眼,灰了,够脏。

他嘟嘟囔囔:“洗衣机能废什么电啊。”

后排的荣轩目光如炬,劳动的力量也无法阻止这对狗男女吗,该死。

……

经历了早自习的领书发书,被抓了壮丁的高恬累趴在桌子上。

前座的王晓宇回头道:“高恬,听说了吗?今天不上课,要开学测验,根据成绩重新排座。”

高恬已经说不出话了,他美好的假期刚刚结束,就要被这么粗暴的对待吗?

不想说话,别理他。

王晓宇笑了:“高恬恬,你要哭了吗?”

“我不叫高恬恬,我也没哭。”

“是吗?”王晓宇故意惊讶道:“难道我的情报有误?你不是著名的小泪包了?”

高恬无奈极了,还没法反驳。他就是泪腺有点发达而已,就是高一酣畅淋漓的进了一个三分,赢得满场关注的时候过于兴奋,掉了两滴眼泪而已。情绪一波动就爱哭是他的错吗?怪他吗?他也不是故意的啊。

越想越上头,王晓宇和白飞飞都惊恐的看着他越来越红的眼眶,不是吧。

“高恬?”

“甜甜?”

荣轩在他们侧后方敲了敲桌子:“老师来了。”

进来的是数学老师,班里大部分人的高一高二都跟过这个老师,这是一位资历很深也很优秀,同时也非常了解他们的老师。

数学老师看见高恬就笑了:“怎么了高恬?又想哭了?”

该生高一时因为期中考试数学得了年级第一而在她的课堂上抽泣了一整节课,让她印象深刻。

高恬垂着头,迎接全班同学善意的嘲笑声。

今天是他的受难日,一定!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