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晓宋】小梅花-番外-1

双道长-小梅花番外-1

 

【设定是转世后的道长们。晓宋注意,双性注意。

道长晓x雌雄同体双性花妖宋】

小梅花正文链接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道观,道观里有个疯道士,每日神神叨叨,认识道士的人都知道,道士每天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白日做梦。

“老道士,按你所说,这世上真有妖怪不成?”

“当然。”道士斩钉截铁。

又抚须道:“不瞒诸位,在下正是那修仙之人。只需十文钱,让在下为你算上一卦。”

围观者大声呲笑:“这疯子又开始说起胡话了。”

“道士,你就是来骗钱的吧!”

道士吹胡子瞪眼道:“你不信在下便罢了,怎能随口诬陷在下呢?”

身高还不及道士腰的小童嘻嘻笑道:“我娘说了,她就是求你给她算了一卦,才嫁给我爹这个没出息的,到现在都没过上啥好日子。”

“嘿,你这小子。”道士收拾了东西,跺脚道:“不跟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说话了。”

妇人捂住儿子的嘴,对道士道:“你若生的那位道长的模样,说话还可信一些。”

她已不是二八少女,见了白衣道长的模样,仍忍不住内心悸动,可恨,若是早些遇到这等美男子,哪还看得上她家那口子。

疯道士朝妇人所指的方向看去,“好一个玉树临风的公子。”

“这位道友,这位道友!”

晓星尘闻声回头,看见个同做道士打扮的男人,他有几分惊异,在凡间走了这么些日子,所遇道人屈指可数,然而相交后才发现,这些道人也只徒有其表,不过个空壳子做个样子,竟没有真正的修仙者。

他师父感叹的竟是对的:“天地灵气稀薄,修行愈发艰难,真正的修仙者已越来越少了。”

晓星尘不信邪,茫茫人海,莫非一个同道者都找不出来?

“阁下是?”

疯道士不修边幅的面上竟有几分羞赧:“贫道,贫道,青松子,于白雪观修行。”

晓星尘看不出这道士深浅,因此谨慎道:“在下晓星尘,山野之人,来寻一有缘人。”

“有缘人?那,您看我跟您有缘吗?”

晓星尘掐指道:“我与白雪观有缘。”

“白雪观?”只听旁人道:“一个破道观有甚可看?”

先前那妇人过来道:“这位……道长,白雪观可不是个好去处啊。”

这白雪观也是有来由之地。

话说百年前,白雪观也曾香火鼎盛过。

疯道士语:“当时的观主正是我的师祖。”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适逢乱世,观主收养了一些流离失所的百姓,他也号召本地的居民有财物的捐财物,有人力的也可来帮忙,这本是件大好的事,谁料想流民里竟混入一个逃犯。

那逃犯听闻只是个少年,却无恶不作,先是杀了自己主家逾百口人,而后又修炼邪术,以人血为引,做尽恶事。观主一片好心,不曾想竟引狼入室。

逃犯催动邪术,那一日,白雪观的血染红了一座山,哪怕战乱已平,那里依旧冤魂不散,日子久了,连山下的镇子也荒废。

妇人以期用这个故事打消晓星尘的好奇心,没想到弄巧成拙,晓星尘知道白雪观冤魂犹在,想要去超度一番。

“这位,青松子道长……”

“您唤我青松子就好。”

“青松子道友。”

“晓道友。”

“可方便带我一道去白雪观看一看。”

青松子笑的眼睛都眯上,他拎着自己的家伙什:“某正要归去。”

……

太阳仍旧高悬,离傍晚还早,但走回白雪观日头就落了。这已经是离白雪观最近的小镇,却也隔了数十里,百年前一场浩劫留给白雪观的伤痛无法用时间抹去,或许鲜血都已做肥料,然而人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冤魂盘踞此地,越是靠近,晓星尘越能感到阴气蚀骨。

修仙者比旁人感触更深,疯道士道:“道友应当有所感应了吧。那妇人说的其实有些道理。”

他突然停下脚步:“道友此时还有后悔的机会。”

他们已到了山脚下废弃的古镇,天色暗沉,古镇里阴气缭绕。

“这里原本也是有人的,我小的时候,还能听见山脚下的鸡鸣和狗吠,还能见炊烟几缕,后来也都荒芜了。”

晓星尘道:“在下冒昧,道友年方?”

疯道士晃了晃脑袋:“这都是三十多年的事了,凡人寿命短浅,我如今也老了,却没我师父的运气,再找一个徒弟。”

上山的路杂草横生,乱草中有一条人踩出的小路,路两旁古树参天,繁茂的枝叶挡住漫天星光,这一条路疯道士一个人走了很多年,都快要忘记寂寞的滋味,今日跟晓星尘同行,反倒心生诸多感叹。

“我还有多少日子呢?”

这些对于修行者来说,都是毫无意义之事,晓星尘出山前就已筑基,以他的资质,结丹不在话下。

“某知道,某这些感慨入不了道友的眼,道友龙章凤姿,天之骄子。而某已于此地蹉跎多年,修炼无望。”

晓星尘不解的看着他,黑暗里疯道士看不清他的脸,却知道他的疑问。

“阴气入骨,寿命有损。”他三十出头,却没有四十多岁的普通人身体健康。

“那些镇子里的人也不傻,谁会把孩子送到我这受苦呢?但我却走不了,我若走了,这白雪观就真的没人了,几十年后,谁还记得,山上曾有座道观,也曾开过漫山遍野的红梅,美不胜收。”

“红梅?”

青松子笑道:“明日天亮,晓道友一定要看看百年前闻名天下的白雪观的梅花。”

晓星尘道:“梅花?可这,这还未到时节啊?”

青松子道:“白雪观的梅花,是不会凋谢的。”

他开了百年,只为了等一个有缘人。

 


评论(19)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