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晓宋】小梅花番外-2

双道长-小梅花番外-2

 

【转世后的道长晓x雌雄同体双性宋】

 

晓星尘似乎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是个书生,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饮,后山数不尽的红梅,他也独折了那一枝。

梦总要醒来。

已是日上三竿。

晓星尘出屋时还有些不好意思,青松子道:“应是昨天累过了,我煮了些粗茶淡饭,道友莫嫌弃。”

“怎会。”晓星尘认真道:“我等修仙之人,不重口腹之欲。”

“我不如道友,时时还想着去打点野味解解馋,只可惜手艺不好。”

晓星尘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青松子:“可有人说过道友很温柔?”

晓星尘摇头。他也不过是懂得生活不易,大道不易,所以有些时候又何必苛求些什么呢?

阳光照在青翠树叶上,晓星尘看着地面倒影,恍惚想起昨夜梦境。

“青松子道友昨日说的梅花……”

却见青松子满脸茫然之色,晓星尘歉意道:“是在下心急了。”

青松子反应过来:“不急,不急,我今日原本也是打算带道友去后山的,不过昨夜至现在,道友都未进餐,山路难走,不妨用过饭再去。”

古有近乡情怯,可晓星尘说不清自己此刻的感觉,是因为这个地方似曾相识吗?每一块砖瓦都好像在他的梦里出现过,那破败的道观,是否也曾如梦里一般,香火鼎盛人来人往过,书生穿过人潮,也踏过积雪,得见本心。

修仙之人的梦往往有所不同,因参大道,晓星尘往往不会做梦,一旦做梦,必然关乎己身未来的发展。

还是青松子带路。

“我许久没来啦,这里的路都荒废了。”

脚下的杂草时常阻去路,晓星尘拔出剑帮他一起砍那些灌木,清出一条能让人暂时通行的野路。

日头高涨,驱散山中阴气,晓星尘抹了抹鬓角的汗水,白皙的面庞被手上的灰土污了一块,他也不甚在意,用袖子随意擦了一下。

“脏死了。”

晓星尘停下脚步,刚刚,是否有人说话的声音?

“晓道友?”

“无事,继续吧,应当是我幻听了。”

青松子面露古怪之色:“……嗯,既然他暂时不想露面。”

“谁不想露面?”

青松子本来也只是自言自语,可敌不过晓星尘的耳聪目明,被听了一耳朵去。

他打了个马虎眼混过去:“哈哈,没有谁,应当是幻听,幻听。”

晓星尘道:“是吗,看来我昨日的确累惨了,今天接连幻听。”

青松子干笑几声:“就快要到了,梅树林。”

前面果然转变了气候,原本夏日时节的燥热都渐渐褪去了,晓星尘竟感到丝丝凉意,汗水早便风干了。

红梅与绿树之间泾渭分明,好像天生就该这般,矛盾却又和谐的并肩而存。

只是挨着这片无边无际的红梅生长的皆是些耐寒的树木,晓星尘一脚踏进梅林,满树落花纷纷,一瞬间又恍惚穿越百年,那人一袭黑衣在树下,抚着树干,一双眼蒙了雨后的薄雾,也看不分明里面的情感。

晓星尘只当自己入了梦,却不见身后青松子惊惶的神色:“师,师叔祖!”

“我寻一有缘人。”

“我等一有缘人。”

百年时光一晃而过,时光长河寻不着源头,望不到尽头。

可于宋岚来说,唯有遇见晓星尘的日子里,他才真正的活着。

……

一百年前。

白雪观坐落在一个富饶的山城,观里有一个老道士,点化了一颗梅树,梅树化成人,名为宋岚。

又一年花开时节,宋岚已有了神智,便不欲被人赏玩,奈何本体生长再次,轻易无法挪动,索性睡去,不理这纷扰人世。

谁知睁眼后居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原来小书生不知轻重,折了他本体一枝梅花,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他的精魄就附在这支梅花中,阴差阳错就被书生带回了家。

宋岚惊呆了,这书生,这书生非但无礼的折了他的树枝,还对他上下其手,他的花瓣都被他摸遍了,书生的手干净细腻,唯有掌心和指尖带着常年习字的薄茧,蹭的他又痛,又——

说不出的悸动。

书生爱给他讲故事,生就一张巧口,其实宋岚何尝不知道,哪有那么多梅花妖和人相恋的故事,都是小书生的信口胡来,可是心中有物,又讲的无比动听。

如果日子就这么过下去该多好,没有战乱,没有恩将仇报的流民。

书生说他看不惯这乱世,看不惯这人心,宋岚知道,书生有一颗再剔透不过的玲珑心,却见不得一点污垢,这世间哪有至清,水至清则无鱼,人的心,也是如此,六欲混杂,六根不清,所以为人。

书生一张状纸告到京城,衰微的皇室欣赏书生的才华,却不能帮他复仇,帮他把害了家乡的罪魁祸首缉拿。

书生也斗不过黑暗的官场,最后一具薄棺,也只是乱葬岗里一冢新坟而已。

案角那枝光秃秃的梅枝没了照顾也逐渐干枯。

宋岚回了后山,眼见皇室颠覆,皇权更迭,却都与他无关,他心里有一个人,放不开,忘不掉。

他终于也成了人了。

……

落日前回了白雪观。

自从入了梅林,晓星尘一直都是恍惚模样,青松子心惊胆颤的看着道友梦游般走到师叔祖的本体旁,居然,居然上手了啊啊啊!师叔祖没有现形,也没略施手段赶走晓星尘。

青松子看见极为不可思议的一幕,他那矫情又洁癖的师叔祖隐去身形,跟晓星尘并肩而坐,眼见着日头偏低,青松子不得不出声干扰这宁静又美好的场景。

“晓道友,明天有时间还可以来的。”

今夜月亮不显,繁星照归路,晓星尘手里极为轻柔的捏着一枝梅花。

“青松子道友,观里有没有废弃不用的花瓶,随便予我一只。”

青松子看着他手里的师叔祖:“道友果真不凡啊。”

摸过地上杂草的手去摸他师叔祖,啧,真乃壮士也!

 

————————tbc——————————

我的车,怎么它就开不出来qwq

 

 


评论(41)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