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双修宝典(师祖番外试阅二,印调了解一下)

三打败

御剑阁是中原剑术最好的宗门,古碧云是御剑阁最优秀的弟子,云铄三年前与古碧云同行,有幸得见他的剑术。古碧云的剑是杀人剑,剑法朴实无华,然剑出鞘则杀气裹,他不以剑刃杀人,杀气足以杀人。

可此时并非生死决斗,古碧云必然有所收敛,他的剑只会点到为止,云铄已在台下观战许久,将古碧云的路数摸出一二,他不求剑术胜人,只求抓住那一两丝机会。

“你无法杀我,我一定会赢过你。”

古碧云蹙眉,还没思考过来,云铄已冲过来,剑锋直指他面门,古碧云虽仓促应付,但他经验丰富远非常人可比。

他以剑身相抵,内力隔着一指厚剑身将云铄的手腕震颤,云铄没有意想中的脱力,他抬眸狡黠一笑,古碧云心中一颤,云铄手中银色剑身突的变软,宝剑如入泥潭,他手中竟是一把软剑。

“怎么了?”云铄看着他笑,“软剑就不是剑了吗?”

古碧云心中骤然生出一股熟悉感,云铄攻势汹汹,他无暇回忆。云铄一把软剑使得出神入化,但却好似在调戏古碧云一般,那剑身软软的擦过古碧云肩膀,冰冷的金属滑过他脸颊,观众只会觉得对决无比精彩,可古碧云却越来越束手束脚。

那剑身在他身上游走的方式和角度越来越刁钻,就好像……一个浪荡子在调戏姑娘家,他古碧云什么时候成了任人鱼肉的弱女子。

云铄见他眼中冒火,因为修炼了功法而有所改变的体质也渐渐火热起来,两人位置变换,擦身而过,古碧云感到自己腰侧覆上一只手掌:“你……”

云铄在他耳边轻语:“阿云,我心悦你。”

古碧云瞪大双眸:“是你!”

云铄惊喜非常:“阿云还记得我?”

古碧云俊美如仙人的脸憋得通红:“你,你这无耻之辈!”

云铄软剑弹在他手腕,古碧云神思不定间竟松了手,那长剑‘叮啷’落地的声音传出许久,无论台上台下,皆是一片寂静,便显得那声音更加清脆入耳。

云铄:“我这无耻之人可是将你打败了。”

先以动作扰他,再以言语乱他,云铄虽不使剑,却能把鞭子挥得出神入化,说起来剑再长也长不过鞭子,他还是有所收敛的。

古碧云一副被侮辱的神情,云铄终于摘下面具,肌肤平滑,没有一点疤痕。

“阿云,这一天我等了许久,我多么想让你记住我。”

古碧云只气了一会,但仔细算来,云铄确实也没有做过太多出界的事情,言语和行为都不曾越过那条界线,他又有什么可指责的。

云铄见他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道一声可惜,然而古碧云已拱手跳下台去。

人群一阵骚动,纷纷为他让出一条路来。

“古少侠不必难过,是这人太过无赖,我都看得清楚,分明是他说了什么话扰乱你,你才会自己松手,让剑落地。”

这人原只是为偶像不平,谁知古碧云真的停在他面前,十分认真道:“他是以实力打败我的,我输了只是我修行不到家。”

场面一时尴尬无两。

云铄哈哈大笑,跃下比武台:“我认输,我不比了。”

他追上古碧云,又柔情蜜意的看着他:“阿云,你要去哪?我跟着你。”

古碧云道:“你怎么能把自己的对手晾在台上?”

他下台后立即有人挑战云铄。

云铄道:“我只是为你来的,那些人哪值得我去浪费时间。人生苦短,我只想跟我喜欢的人多呆一会。”

古碧云道:“你喜欢的人是谁?”

云铄只觉得他喜欢的人傻傻的,又十分正直,简直可爱的过分了。

“我喜欢你啊。”

古碧云:“我不喜欢你。”

云铄:“我是像丈夫喜欢妻子一样喜欢你。”

古碧云:“可我又不是女子,我们都是男子,你要想跟我做朋友倒可以,我认可你的实力。”

云铄站在他面前:“我若只想跟你做夫妻呢?”

古碧云道:“那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四强辱

他不在乎的人永远也无法影响他,他喜欢的东西不择手段也会得到。

云铄可以不顾妘焱的哀求,毅然离开养育自己十多年的神教,他跑废两匹马,埋在心底三年的古碧云,不会因为对方的几句话就轻易放弃。

 

秋水色从头到尾目睹了客栈门前的这场好戏,他十分知趣的等古碧云离开才从门后走出来。

他看见云铄还站在原地:“哎呀哎呀,这位壮士敢问姓甚名谁啊?”

云铄见他身形单薄,又生的油头粉面,挺不爱搭理他的,他喜欢的是古碧云这种真男人,秋水色这种空有一张脸,风吹就倒的货色还入不了他的眼。

“让开。”

秋水色黏在他屁股后面:“壮士,壮士留步啊。在下秋水色,是秋意山庄的庄主。”

“秋意山庄?没听过。”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在下正是秋意山庄的第一任庄主——秋水色。本山庄现缺一个大护法,我见壮士骨骼清奇,姿容甚伟,又武功高强,无门无派……我们山庄就缺您这种人才啊。月入十两,包吃包住,怎么样?干不干?”

云铄拎小鸡似的揪住他后领:“江湖骗子找你云爷这来了,滚!”

“诶,云壮士,原来你姓云啊,那我们岂不是很配,我准备专门给你造个院子,就叫云水间如何?”

……

俗话说,月黑风高杀人夜,坏事总要在晚上干。

可凡事都有例外,君不见,洞房也是晚上入。

古碧云直至天黑都未出屋,伙计送的饭菜也都在门口没有拿进去,同门师长都以为他输了剑法伤心过度,故而茶饭不思。

入夜,一个黑色身影踩着月光撬开古碧云的窗户,月色很美,最美的却是床上昏睡的美人。

云铄摸着美人嫩滑的脸蛋,欣慰不已:“夜里孤枕难眠,我来陪阿云。”

——————————

印调链接

经历了十分羞耻地修文qwq,为什么那么多病句错字我当初为什么发现不了……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