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超凶!!!!

假如这是一个兽人世界(忘羡)1

假如这是一个兽人世界(忘羡)1

有一种本事叫,短篇总是能搞成长篇QAQ~

嗯,魏婴穿越兽人世界遇见蓝湛。

蓝湛是个兔子,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2333



1


魏婴穿越了。

本来是跟好久不见的大学同学出去野餐露营,但几人都没想到,再睁开眼睛,帐篷外竟变成另一个世界。

参天的古树,藤蔓从茂密的林叶间垂下。

好奇的同学甲伸手扯了扯藤蔓,来回晃动,抖下几片落叶。

魏婴皱着眉,顺着藤蔓往上看,林叶瑟瑟,他心里顿时警惕起来,大声冲同学甲道:“不要动那个了,快回来!”

同学甲回头,道:“就是普通的藤蔓,也没什么特别。”

他的一只手还放在那绿的诡异的长藤上,而就在他话音刚落,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青藤闪电般卷上同学甲的腰,魏婴连他的尖叫都未听清,眼睁睁看着同学被青藤拉扯上去,彻底消失在树冠之中。

几片硕大的黄绿树叶悄无声息的飘落。

其他人早就躲回帐篷,只露出个脑袋在外面。魏婴壮着胆子向刚刚同学甲消失的那棵树靠近,他用脚踹了踹树干,理所当然的,粗壮的大树纹丝不动。


自那个同学消失已有三天,魏婴除了与其他同学以帐篷为中心向外摸索着出路,每日都要到那颗树下转两圈。

同学乙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都三天了。”

魏婴当然知道,失踪三天,哪怕是自己原来的世界也算得上希望渺茫了,更何况这个危机四伏的陌生地方。可他只是有些不甘心,莫名其妙到了这个地方,找不到回家的路,还会有生命危险。

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快没有吃的了。

晚上,四个大男人挤在一顶帐篷里,中间摊着几块压缩饼干和两瓶矿泉水。

同学乙又在包里翻了翻,翻出一条能量棒,他叹气道:“就剩这些了,我们已经没有食物了。”

帐篷里一阵沉默,几人的表情都很难看,一次野游却变成了求生之旅,不免心情复杂。

魏婴看不下去这狭小空间里的压抑气氛,语气活泼道:“跟美剧一样刺激!嘿,伙计们,怎么都垂头丧气的?这么大个原始森林,找点吃的还不容易!”

同学乙扯了扯嘴角,“你总是这么乐观。”

乐观?魏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心里诽谤,他可不叫乐观,因为从小的经历,他反而有些悲观。他现在不过是因为很自信,他就不信自己这种祸害会死这么早。

“好啦好啦,这么晚了,早点睡吧!”魏婴道。

同学乙点了点头,“魏婴说的对,好好休息,明天咱们出去找食物。”


也许是白天的过度紧张,夜里睡的便格外沉,一晚上很快过去。

魏婴钻出帐篷,抻了个大大的懒腰,深深吸了一口气,享受的眯起眼晴。

“老实说如果回不去了,住着也不错,起码空气够清新啊!”

同学乙从背后给了他一拳,“得了,除了咱们几个什么人都没有,手机电脑也没信号,你呆的住我可呆不住。”

魏婴也摇摇头,“也是,几个大老爷们儿,都浪费我这张俊脸。”

“别自我陶醉了,没人稀罕你的脸。”


几人分成两组,两两一组,一组留在营地,魏婴和同学乙负责出去寻找食物。

魏婴四处寻找看起来能吃的东西。

树荫下长着说不出名字的菌类,菌盖跟脸盆差不多大,魏婴拿不准这东西能不能吃,但已经出来许久,还无所获,他秉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精神,把菌盖卸了下来,正好能塞进空荡荡的旅行包。

魏婴走到边上的一棵树旁,掏出瑞士军刀,在树干上刻下一个记号,这是防止自己在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中走丢。

刻完记号的魏婴本该扭头就走,但脚面突然传来的若有若无的触碰让他忍不住僵硬,此时他对自己的运气实在是没什么信心。

魏婴梗着脖子,视线缓缓下移,模模糊糊看见一团白色的东西。他低下头,正对上两只黑亮的眼睛,只有两个耳朵尖带点黑色的兔子大概自己巴掌那么大。

魏婴一愣,弯腰探出一只手,白皙修长的手指朝小小毛团靠近。小毛团抖了抖小身子,鼻尖微微凑近白里透粉的漂亮指尖,魏婴顺着毛团的小脑袋往后捋毛,毛茸茸团子在男人细滑的掌心蹭了蹭,魏婴把毛团从地上抓了起来,手心冲上,兔子乖巧的卧在掌心。

魏婴另一只手继续搔着兔子的后脑和背脊,嘴里念念有词,“守株待兔,没想到哥哥也能遇见这种好事,就是有点小啊!”

虽然语言不通,但并不妨碍兔子敏感的团成一小团。蓝湛找到雌性的喜悦稍稍冷却,他敏锐的竖起耳朵,抽着小鼻头,嗯,没什么危险,刚才难道是错觉?

魏婴抱着兔子回了营地,只是他绝对想不到此兔非彼兔,此吃非你吃。

但至少此刻无知就是幸福。


同学乙在兔子头顶摸了摸,“长得真可爱,就是小了点,拔了皮能有二两肉吗?”

还是那句话,无知者无畏,蓝湛不知道这片远离部落的森林里为什么会出现几个没有伴侣的雌性,但他是个有节操的雄性,兔身往后缩了缩,脑袋一低,从手掌下躲开。不要妄图勾引他啊,他已经有一个雌性了,不要动手动脚。

同学乙被两颗圆溜溜的眼睛一瞪,笑了,道:“诶,你看这兔子,在瞪我!”

他伸手想继续摸蓝湛,却被蓝湛又一次让开,蓝湛身上散发出浓浓冷意,哼,不要靠近我,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雌性。

魏婴把兔子暂时揣在外衣兜里,把旅行包打开,道:“我就找着个这玩意,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同学乙眼睛转了转,盯着魏婴兜里露出的一双兔耳朵嘿嘿一笑,“咱们不有个兔子吗,掰一块给它试试,要是兔子没事,咱们就吃呗。”

魏婴想了想,道:“也行,那这兔子咱还吃吗?”

“留着也行,这么点的小玩意,也不浪费粮食,拿来试毒正好!”

“唔。”

说干就干,魏婴掰下一小块菌盖,掏出兔子,“啾啾,来,吃。”

蓝湛看见巨大的菌盖有些懵,他要没认错,这东西有致幻作用吧,致幻吧?媳妇,不要,不要,兔子拼命躲闪。

魏婴一只手强硬的掐开三瓣小嘴,撕下的一小块菌盖被塞进蓝湛嘴里。

两人盯着兔子,过了半会,魏婴道:“没啥反应,再喂点?”

蓝湛:……媳妇,再爱我一次!

同学乙在旁边道:“虽然它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在绝望。”

蓝湛心如死灰的倒在魏婴手里,这种菌类算不上有危险,但对于他们兔族兽人来说却堪比最可怕暴龙兽,因为这种致幻菌类会反应出兽人内心最原始的欲望,而永远都处在发情期的兔族,按部落其他兽人的话说,简直污到没眼看。


魏婴觉得有点不对劲,捡回来的兔子在自己手上不断拱动身体,掌心仿佛有个热乎乎的小东西在戳来戳去。他目瞪口呆的看着两条后腿间冒出的小豆芽,不多时,掌心一热,白色的液体沿着掌纹淌到手掌边缘。

“射,射了。”魏婴道。

“还,还没完。”同学乙道。

蓝湛:……兔生无望。


———————————————————————————————————————————————————————————————tbc————————————————————————


啊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写的什么鬼,中短篇啊中短篇,致@淡定冢 太太,太太看我快看我啊!这个兔行吗?求胶带啊!!!!!!!!

眼熟我眼熟我,好感我好感我~


评论(23)

热度(100)

  1. 淡🍁语-苗制冷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