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假如这是一个兽人世界(忘羡)2

一切为了胶带兔,胶带兔!!


假如这是一个兽人世界(忘羡)2


2


魏婴最后还是把射成一张兔饼的蓝湛捡了回去。至于那个菌盖,可想而知吃了大概不会有什么好的反应,但同学乙还是笑了他一路。

回到营地,同学立刻迫不及待的把这件事跟其他伙伴爆料,魏婴手里还捧着兔子,几人指着他哈哈大笑,魏婴看似生气的追着几人打,但在连日的紧张气氛下,这件事还是成为了很好的调剂品,魏婴很清楚压抑已久的人需要一个发泄口,否则膨胀过度的下场不会是他想看见的结果。

夜里回了帐篷,魏婴把自己剩下的一点压缩饼干掐成小块喂兔子吃下,蓝湛不知道雌性在喂自己吃什么东西,但他亲眼看见几个雌性吃过,而且被看重的雌性喂食,他没什么表情的兔脸悄悄蹭了蹭魏婴的手指,因为长期握笔留下的薄茧穿过细密的绒毛,魏婴挠了挠兔子的后颈,一人一兔都很享受此刻的时光。

魏婴钻进睡袋,兔子被他小心的放在脸旁,“我说,小家伙,虽然不清楚现在是不是春天,我只能但愿你白天已经射够了,要是明天早上我发现什么不明液体,就把你做成兔肉汤。”

蓝湛即便听不懂他的话,被他似笑非笑的盯着,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魏婴顺了顺兔子竖起的白毛,“别这么紧张,一切都不过是假设。”

他手还搭在蓝湛小小的身躯上,劳累一天的身体已经陷入了沉睡。

蓝湛顶了顶他的掌心,泄愤一般咬住他的一个指尖,作为雄性,被雌性吓得哆嗦,怎么可能啊!

月光正盛,似乎能透过帐篷,在蓝湛与魏婴之间留出一片余晖,兽人良好的夜视能力让蓝湛几乎能看见魏婴脸上细小的绒毛,这个说法虽然过分夸张了,但蓝湛确实被那张看起来光滑细腻的脸蛋吸引了视线。

兔子的身体十分局限,魏婴犹在熟睡,但若在帐篷外,藉由月光,一个人形的黑影撑在睡袋的上方。

蓝湛伸出手指,试着轻轻摸了摸魏婴的脸,皮肤就像想象里的美好,连带着同样美好的睡颜,这个雌性散发着难以想象的诱人气息。

兽人骨子里的侵略和占有欲支配着蓝湛,事实上白日里在魏婴掌心留下的液体,他更想涂满魏婴全身,每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对他而言,这是一种标记,也许当时的情况有些尴尬,却绝谈不上丢脸。占有自己的雌性,自己的爱人,这是一种荣耀。


后面去博

http://m.weibo.cn/2395007425/4000154908267272?uicode=10000002&moduleID=feed&mid=4000154908267272&luicode=10000011&_status_id=4000154908267272&lfid=2304132395007425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sourcetype=page&lcardid=

评论(25)

热度(59)

  1. 淡🍁语-苗制冷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