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灵岳哨向】《成王》1

傻叼脑洞,邀君共赏,全程扯淡,中篇连载


哨兵鹅子:精神体是一只聒噪的大白鹅,小时候爸妈骗他这是一只丑小鸭,丑小鸭总有一天会变成白天鹅。然而鹅子成年那天发现,他的精神体,真的就是一只大白鹅。(我鹅子是会成为王的最强哨兵!!)

向导岳的精神体,慢慢揭露~

 

灵岳哨向-成王1


塔里来了新人,岳明辉正好执行任务错过了那次迎新。

不过新来的那帮还没成年的小崽子们跟他一般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他回来后活动范围一直没超过成年向导活动的区域,身边来来回回都是熟面孔,日子照过。

本该如此,但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岳明辉整个人陷进皮座椅里,他想睡个午觉,姿势都摆好了,两条长腿伸到桌子下面的空档里,眼睛一闭张着嘴就想睡过去,一个姿势维持了好几分钟,他把搭在腿上的衣服扯过头顶。

没用,“咕,咕”,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叫声,岳明辉确定肯定这是自己的办公室,门是从里反锁的,声音也是从屋里传出来的,所以怎么回事?他胆子再大也有点虚了。

“嚯!”他跺了下脚,又喝了一声。

那叫声又出现了,不过多了点惊慌,“咕~”

“装神弄鬼的……有本事出来。”岳明辉说着话,黑色的瞳仁蒙上一层蓝色的电光,就还挺二的,岳明辉也就中二期沾沾自喜的瞪着一双能放电的眼睛到处乱晃,后来遇上李振洋,那厮无情的把他嘲笑了,岳明辉虽说电了他个不能自已,但钢铁一样坚硬的心脏多少还是受了伤。

回来后他就找了双黑色的美瞳给带上了,那副金丝边的眼镜被他收了起来,极少时候才会翻出来带一会儿,比如说现在,他摘了美瞳想睡个好觉的情况下。

眼前有道灰不溜秋的影子窜过,岳明辉近视,看的仿佛是270P的高糊版,只能把手边的眼镜带上。

眼里蓝色的电光映在镜片上,炫目极了,李英超躲在窗帘后面忍不住惊叹:“哇哦,镭射眼啊!”

这一出声就漏了陷,岳明辉从窗帘里拎出来一个大眼睛,洋娃娃似的少年,少年蓬松的头发里伸出一颗灰色的小脑袋,“咕~”

“什么玩意儿?”

岳明辉把少年头上的活物扯了出来,触碰到的一瞬间他就发现这并非普通的活物,“精神体?鹅?”

“咕,咕~”还是只幼鹅的精神体在他手里挣扎。

李英超本来就大的眼睛又睁圆了一圈,“你,你……”他都磕巴了,“你怎么能碰着小鹅?”

岳明辉还真是头一次见着有哨兵的精神体是鹅的,“这玩意儿除了咕咕咕还能干什么?卖萌吗?”

精神体冲他抻了抻脖子,岳明辉嫌弃地撇嘴,“贼丑。”

城里长大的大少爷没经历也没见过乡下大白鹅的战斗力,才会在此时如此轻易的伤害一个未成年精神体的幼小心灵,没关系,他总会后悔的。

李英超泪汪汪地看着他,“我好看就行。”

小孩儿长得是不错,岳明辉顺手揉了揉毛茸茸的头顶,李英超的脸蛋儿瞬间就红了个透顶,岳明辉觉着自己好像干了什么让人误会的事,他尴尬的收回手,“别,别当真啊。”

他这话说的极渣,李英超顾不上难过了,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不负责吗?”

虽然他只是个未成年哨兵,但不代表他一点常识也没有啊,哨兵和向导同为有别于普通人类的变异体,除了五感和身体素质异于常人,他们觉醒的时候会在精神世界中分离出一个精神体,这些精神体往往以不固定的动物形态出现,在达到一定程度时可以具现化,任何哨兵向导都能看见精神体,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能触摸到他们。

很多哨兵和向导终其一生也只能摸到自己和伴侣的精神体,因为说到底这些精神体也只是一个虚幻的存在,有点类似于电脑的代码,它可以具现出一个3D的形象,但不代表你可以碰得到他。

除非你们之间拥有十分相近或是十分和谐的精神频率,说得通俗一点,就是适配性,这个适配性往往会用于哨兵向导间的匹配,匹配度极高的哨兵和向导可以碰到彼此的精神体。

岳明辉也发现自己这话说的有点歧义,他弹了一下精神体软扑扑的前胸,李英超捂紧了自己的精神体,“不许你碰它。”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能碰到它,但这代表不了什么。别误会,我没有欺负未成年哨兵的意思,不过我算是比较特别的那类向导,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摸到任何精神体。”

这种向导出现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可是岳明辉恰好是那小概率事件的证明者。

就像黑暗哨兵也曾是塔内不能提及的存在,岳明辉只是他的一个翻版,黑暗向导?很酷。

但此时他还没想过一个问题,他碰到李英超的精神体时,内心究竟是愿意还是不愿意的?

他的思维惯性让他忽略了这个问题,李英超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

“好了,现在该我问你了,未成年的小哨兵,是怎么混进向导塔的?”

“我没有混。”李英超说得笃定。

岳明辉挑眉,摆明了不信任,小孩儿小小年纪独自来了哨兵塔,心理年龄远比生理年龄成熟,他知道这种自负经验的成年人不会听从他们眼中不靠谱的孩子的辩解,然而心里有个声音让他说出了真正的回答:“跟随精神指引。”

有一股力量,把他带到这里,那是足以改变他未来的力量,就像他选择一个人半夜离开温暖的家庭庇护,选择了一条未知的危险重重的道路,这是又一次的选择,去或不去,他年轻的外表下有一颗不惧选择的心,大概是直觉让他选择去,至少去过就不会后悔。

岳明辉意外的没有否认他的答案,“你知道吗,很多时候,指引我们前进的恰好是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你刚刚在担心什么?”

岳明辉低头微笑,仿佛能看清李英超心中所想,“这里是哪里你忘了吗?向导塔,以精神力量著称的向导,从不会轻视直觉。”

李英超被送回哨兵塔后还会偶尔想起那个男人,他突然发现他们还不知道彼此的年龄和姓名,但这个向导是那么与众不同。

他最后问过岳明辉一个问题,“你是最强大的向导吗?”

岳明辉轻笑,一切都在不言中。

那就好了,李英超在被子里抱紧了精神体,“你也喜欢他吗?别装啦,他碰你的时候你心里超级享受,我也挺喜欢他的。”

刚离开家的时候他是怎么度过那段迷茫的日子,又是怎么下定决心的?

他是要成为王的哨兵,王应当跟最优秀的向导相配。他们还会见面的,到那时候起码要交换一下名字。

“我是李英超,你叫什么?”

-tbc-

评论(1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