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灵岳哨向】成王2

对于有些人来说,中二可能是一辈子的事,而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也可能只是一时头脑发热。
不管怎么说,你都得为你某一时刻的头脑发热付出点什么。
只是李英超付出的有点多了,谁让他热的也不同寻常呢?
觉醒后哨兵和向导通常有两个选择,去塔里报道,或者接受精神封闭手术,接受作为普通人的生活。
李英超第一次见着自己的精神体确实有一瞬间的懵逼,这也不怪他,他拎着精神体一起站在镜子前,冷漠精致的少年一开口就变了画风,“你是我亲生的吗?也太丑了吧!”
“咕!”精神体发出了抗议。
他跟这么个小丑东西打打闹闹好久,然后有一天他收到一封哨兵择业意向书,他站在人生的第一个分岔路口,向左还是向右,他没考虑那么多,只是觉得——
“你是挺丑的,但你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怎么能?怎么可以就这么轻易的放弃,自己的另一半灵魂?
“因为时代变了啊。”妈妈说。
李英超的哨兵基因实际上来自于父亲,那个男人也曾觉醒成哨兵,他选择接受手术,切断跟精神体的联系。
很难受吧,李英超见过很多接受完手术的哨兵和向导,除却一开始会有些不适应。
“但总会习惯的,本来嘛,有另一个你在脑袋里说话,你还会跟他聊天啊什么的,仔细想想这跟精分有什么区别啊,就当做了个精神矫正手术,从此以后做个正常人。”
李父让儿子和其他接受过手术的哨兵交流,本意是让李英超知道这个手术并没那么可怕,但谁知道儿子阴奉阳违,在意向书上填了几乎很少有人会做的选择——
“我要去哨兵塔。”
他是趁着父亲不在家,收拾行李,揣着妈妈给他的一千块钱,几乎两手空空一无所有的进入一个从未见过的世界。
这在外人看来完全不应当存在的世界,他有很多问题,他充满好奇,也有深夜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的时候,忽然就会想起家里柔软的床垫,父亲严厉中隐藏的关爱,母亲的问候,他还有个妹妹,比他小几岁,在家的时候他天天说小姑娘没自己好看。
可要是能再见一次,他其实想说,你的确没你哥好看,不过放外面还挺拿得出手的……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控制不住的发抖,被子被眼泪浸透,早上醒来他只是眼眶发红,照镜子时他跟自己说你得做个有骨气的男人,不,男哨兵,你不能让别人抓到机会嘲笑你的选择。
他是拼着一口气出来的,这口气不能泄掉。

他一直知道,时代变了,哨兵塔向导塔再也不是哨兵向导们的必然归宿,随着战争的逐渐平息,因战争而存在的哨兵向导们短暂的迷茫后开始学着适应普通人的世界。
没有枪炮声,没有半夜突然的集结令,也没有一次次牺牲换取微小的胜利。
曾经一度流行过哨兵和向导与普通人的结合,这是双方的共同进行的努力,帮助哨兵向导融入社会,也让普通人不再把他们当作异类。
与普通人结合的哨兵需要定期回塔进行精神疏导,而向导则要忍受无人理解的孤独感。
在逃避了本来的命运后,反而陷入新的困境,或许这是对他们背叛原本轨迹的一种惩罚?
可没有人曾试图公开说明这种结合的弊端,又或是被人理所应当的忽略掉,那些人用了更加极端的方法,掩耳盗铃、欲盖弥彰,又或是自欺欺人?
你以为看不见的便不存在吗?你以为曾经存在过的真的可以被彻底抹消吗?
你的半身,你灵魂的一部分,可以这么轻易的放弃吗?
当他亲耳听到那个刚刚做完手术的人说出的话,“难道我们有精神病吗?”
所有人都在笑,所以他也露出腼腆的笑容,那只被他嫌弃的小丑鹅突然叨了一下他的头,“他们已经得病了。”
亲自割裂自己的灵魂的那一刻,他们就不再完整了。

其实很多时候年龄并不能代表一切,就像李英超15岁那年,很清醒的意识到这个时代的扭曲,又许下一个看起来十分不靠谱却又令人心动的愿望,他要纠正这个时代。
就这样,成为这个时代的王吧。
“李英超!”一截粉笔准确的落在他精心打理的发型上。
他抬头,脑顶锃亮反光的主任瞪着他。
“老师,我刚刚思考了一个很深奥的问题,这关乎人类未来的发展,我觉得……”
“你这么能扯你爸妈知道吗?”
“可能不知道吧,我其实是离家出走来着。”
这么直接的顶撞确实换来了满堂彩,以及再一次进入禁闭室的机会。
他隔壁大概也是个不安分的主,哐哐砸着墙,“隔壁的朋友,让我听见你的声音!”
“你好啊!”李英超回应道。
隔壁空了好几天,以为依旧没人,正在自然的发疯的李振洋发出一声尖叫,“救命啊!鬼啊!”
禁闭室的临时插班生李英超同学,“excuse me?”
“兄弟,做梦呢。”
如果这是梦,李振洋情愿这是梦,岳明辉,老子都是被你坑哒。
“老子最怕鬼了……”
岳明辉在遥远的市中心打了个喷嚏,“啊切,谁在想我?”
“代号皮卡丘,皮卡皮卡,听到命令请回复。”
“回复你个头,老子是你爸爸,再皮电你!”外形神似童年动画片里的某个形象的精神体听见主人的话,本能的甩起尾巴。
岳明辉没来得及阻止,眼睁睁看着自己新换的高档手工皮坐垫发出烧焦的气味,“艹……”
“怎么回事?这么不尊重同事了吗?”
“有屁快放!”
“好吧,世贸中心上面的公寓,我能感觉到它在叫,很痛苦……建议回收。”
手机里的声音渐渐沉下去,岳明辉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轻轻按了按皮卡的头,精神体蹭了蹭他的掌心,他能感觉到小家伙在安慰他。
“我没关系,已经习惯了啊。”
确实已经没有战争了,他在电梯里感受着那十几秒的失重感,精神向导已经化作触手铺开,整栋大厦都落入他脑海里,其中一个红色的动物形态正在高速的移动。
但对于哨兵和向导来说,他们要面对的——
“找到了,”触手之上又延伸出几十条更细一些的触手,共同织成一张网,那个落单的精神体被包裹其中,皮卡的尾巴点在一根触手上,蓝到发紫的电流一瞬间蔓延到捕捉网上,岳明辉因为本身的特点,清楚地听见精神体发出的哀鸣,渐渐变弱,然后彻底没有声响。
——那是比战争还让人不解的世界
明明是伴随着期望出现的啊,可又那么轻易的被放弃。
“代号PINKRAY,回收成功。”
“恭喜。”
“……承受不起。”
“你知道的,这是,没有办法的。”
“我有个办法,你想知道吗?”
“废除精神封闭手术是不可能的,上次议会已经驳回了。”
“是吗,我晚点回去。”
“你要干什么?”
“喝一杯你也要管吗?”
“我管不管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想管你的朋友了吗?”
“洋洋?他又怎么了?”
“连续十次被关禁闭的哨兵会被认为精神不够稳定,塔里有权强制送他去做手术,哦,我只是跟同事聊天罢了,没有传递消息了意思哦。”
“……我知道了,这次谢谢你,作为报答我可以为你免费做一次精神疏导。”
“哇哦,神级向导的服务,我赚了。”

-tbc-

很正剧风,大概2333,思考了很多天设定和剧情,终于决定怎么写了,后天考试,下次更新应该是考试后了,对,岳老师的精神体是皮卡丘哈哈哈哈哈,一开始就这么决定,很不正经的一个脑洞,最后延伸成一篇很正经的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希望大家给我评论,有问题可以问,我会在不剧透的前提下回答

很重要的一个事情,小弟还没有成年,可能会因为剧情需要擦边,但不会有深入接触,希望理解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