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荒川总受】伏妖记 二十一

二十一、竹语(三)

 

“领域会对人有影响吗?”

“对人虽然没有影响,但是辉夜姬的领域之中,妖怪的能力会得到增强,我很担心,既然大天狗再次出现,会不会指使妖怪作乱。”

晴明的担心不无道理。

荒川之主并不喜欢听两个人类的谈话,他出了门,竹取婆婆坐在石凳上,正闭着眼睛听旁边的万年竹吹笛子,表情十分享受。

“您的笛声依旧这么美妙,如果能每天听着这样的笛声该多好,可惜我腿脚不好,不能每天走到林子去。”

万年竹笑的十分温柔,“我可以每天过来给你吹笛子。”

“那样太麻烦了,况且老婆子我也已经听不了多久啦,我已经老了,脸上都是褶子,可您还是这么年轻俊美。有时候真羡慕妖怪啊,可以有那么长寿命,可以一直听您的演奏。”

万年竹仔细看着竹取的脸,这张脸青春不再,曾经的小姑娘已经长大了,还会变老。

万年竹下定决心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

“不,不必了。”竹取没打算让他说出后半句话,“这样就很好,很好了。”她有爱人,有家人,这一辈子,已经够啦。

只是年少时那点憧憬,终究做不得数。

老头子过来把腿脚不好的妻子接回屋,万年竹默默跟着,却在屋子外停下了。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跟竹取说话时,小姑娘受宠若惊的样子,“这,这位贵人。”

“我不是什么贵人。我是妖怪。”万年竹恶意道,“你害怕吗?”

小姑娘傻乎乎的点点头,又飞快的摇头,“妖怪都像你这么好看吗?我很爱听你吹笛子。”

“我明天还会来这里吹笛子。”

“诶?”

“你要来听吗?”

“……当然要!”

人类有个词语,日久生情。万年竹不知道这适不适用于妖怪,他只是越来越无法专注的干一件事,竹取第三次打断万年竹。

“您又吹跑调啦。”

“抱歉。”万年竹抿唇,“想了些事。”

他的目光落在少女黑色的发旋上,多么美丽的颜色,可是却无法永久的保持,终有一天,女孩的头发会渐渐变白,她光滑的皮肤会长出褶子,她步履蹒跚,再也不能像只小鸟一样围着他转。

她会变老,可万年竹不会。他甚至要看着她渐渐变老死去,而他,将会用漫长的生命去怀念这段痛苦而煎熬的岁月。

决定往往在一瞬间做出,万年竹退却了,胆怯了,这样大的代价,他真的有能力承受吗?

“明天,我就不来了。”

“诶?您明天有事吗?”

“不,不止明天,后天,大后天……我都不会来了。”

“为什么?”少女含着泪的大眼睛注视着他。

“我是妖怪。”万年竹回望过去。

“不,我不介意。”

万年竹再也没有出现在竹取面前,但他知道竹取每天都会到两人相遇的地方等待,一天又一天,沙沙作响的竹叶为他带来少女的消息。

“不要再劝我了。”万年竹抚摸着竹子,“我不会去见她。”

但竹子依旧告诉了他少女结婚的事情。万年竹再一次吹起笛子,那样冰冷的笛声,仿佛曾经有过的温暖都只是错觉。

他先选择了放弃,而如今看着竹取越发细微的呼吸和逐渐散去的生气,他知道,他就要失去她了。他的小姑娘,就要离开了。

“你喜欢那个人类。”荒川之主无比笃定的说。

“用无尽的生命去缅怀短暂的岁月,值得吗?”

“呵,你现在不就在这么做吗?你觉得值得吗?”荒川之主不留情面的戳人痛脚,“连碰都不敢碰的胆小鬼,也只配在暗地里难过。”

“你懂什么?”万年竹道,“你试过爱上人类吗?”

“我不可能爱上人类。但是你真的爱她吗?”顾影自怜的沉浸在自己的故事里,实际上与伤春悲秋故意装作悲伤样子的少女有什么区别?

“你根本没有拥有过那段感情,你骨子里依旧是自私自大的妖怪,看不起人类,所以一开始你根本没有把那个人类放在自己相等的地位上?你的问题简单理解一下,不过是主人在思考自己大把时间浪费在宠物狗的身上到底值不值得?当然不值得,那只是条狗啊!”

一针见血,万年竹终于撤下自己温柔的笑脸,“好歹也是那位阴阳师大人的式神,这么冷血的评价别人真的好吗?”

“呵,身为妖怪却沉浸在人类的情感里无法自拔。”

万年竹突然燃起了兴趣,“您体会过人类的情感吗?是谁有幸能让冰冷的河水染上温度?”

是谁?一目连?还是荒?

真是可笑,他凭什么就要理解别人的情感?

“没有人,也不会有人。”

谈话算是不欢而散,荒川之主刺激人不成反被将一军,万年竹含着笑走开,荒川之主心里一阵烦闷。也许他就不该一时兴起出了荒川,结果打赌输给晴明,成为被人类驱使的式神。

这一夜一行人就暂时歇息在这户人家。

晴明想起白天里再次得到大天狗的踪迹,“不知为何,我总有些不好的预感,解决完这里的事,我们就回平安京吧。”

博雅对此没有异议,“离开这么久了,我还挺想念那里的。神乐一个人守着家一定很寂寞吧,哥哥很快就回去了。”

“这么担心神乐,为什么要跟我出来。”

“因为我和神乐都更担心你的安全啊。”

“没关系的,荒川之主会帮助我的,对吧?”

突然被点了名的荒川之主不耐道,“我不是他的式神吗?反正他让我干的事我会去干的。”

“你居然这么甘心吗?”

晴明对博雅道,“既然荒川之主答应了暂时成为我的式神,以他的骄傲,不会做出违约这么没品的事情的。”

“知道就好。”荒川之主隐去身形,他不会屈尊跟人类挤在一个屋子。

晴明清楚这点,并没有约束他的去向。

“明天早上请务必回来。”

屋子里彻底没有了荒川之主的气息,晴明按着自己咚咚跳的胸口,尽量忽视心底的不安。

 

-tbc-


昨天没更新,因为白天画图晚上练习运动会要跳的操,集体必须参加,累的晚上不想动,然而一直到五月份运动会都要继续qwq,最近可能有点灵感枯竭,我会努力找感觉的,么么pa~~~  

 

 

 


评论(1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