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目荒/双哨兵】暴君(三)

发现了吧,题目跟内容一点关系也没有诶~~~


【目荒/双哨兵】暴君(三)

 

帝国元帅被俘的消息三个月后才传播开,彼时边境早已被革命军占领。时隔三个月,荒川再次回到自己的指挥所,只是坐在指挥位置上的人已经变成了一目连。

他被强硬按在一目连怀里,低垂着眼睫,周围人看戏般的目光聚集过来,那种屈辱感将他淹没。

“回家的感觉怎么样?”一目连贴着他的耳朵问,开合的嘴唇似乎总是无意的含住耳廓,舌尖轻轻掠过,被调教了三个月的身体已经极度敏感,但最让人难堪的是起了反应的地方不止是前面的男**根。


中间一点骨头汤(防吞链接)



荒川气的撇开头不再看他。

日子一天天过去,荒川也开始有点说不清自己强硬的态度到底是为了什么?帝国?还是可笑的尊严?革命军占领的星球,除了领导层大换水,每天给人民讲什么叫人人平等,普通人也有人权,其实也并没有对人民造成什么伤害,反而尽力去做那些被高层故意搁置的建设工程。现在那几个地区的人大部分都对革命军十分看好,这已经不是地球年代国与国之间界限分明,国家荣誉感极强的时候了。

现在的帝国前身是叫地球联盟,是地球上的各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历经千年,早已融为一体,连带着曾经深植骨子里的国家之别也早就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更何况帝国也有过数次政权更换,但帝国人的日子还是照过。

在他们看来,这一次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那个人人平等的论调还是挺新奇的。

荒川再一次见到小鹿男是对方来给一目连送文件,但一目连不在。荒川因为一目连的恶趣味而穿着白色衬衫在屋子里乱转,笔直的长腿暴露在空气里,吻痕和掐痕在脖子上锁骨上,腿上,随处可见。

小鹿男呼吸停滞了一瞬,干哑着声音道,“他,他对你做了什么?”

荒川眯起狭长的眼睛,眼尾微微上挑,像是古代故事书里魅惑众生的狐狸精,可惜是个公的,也不怎么漂亮,但男性纯然的荷尔蒙直击人的精神海。

“就如你所见。怎么,看见曾经的上司被现任上司玩弄让你很不爽?”

小鹿男讷讷道,“你们只是政见不同,你是元帅啊,他怎么可以这么对你?”

“为什么不能?我现在只是俘虏。”

小鹿男脸上露出无法接受的表情。

荒川笑道,“一目连天天给我讲什么人人平等,你觉得人与人之间真的平等吗?”

“……当然不,只是,人本该平等的,就像普通人和哨兵向导,在大的方面上,人应该平等的。”

“所以你们的革命军想要让这个世界回到普通人手上,继续奴役哨兵向导吗?”

小鹿男茫然道,“你在说什么?”

“这在军部高层里其实不是什么秘密……”

七十年前,上上任皇帝的时候,还没有所谓的总统,那大概真的勉强算是人人平等的一个年代,至少在普通人看来。

“你觉得哨兵向导的历史有多久?哨兵向导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书上讲过,地球时代刚刚结束,人类最为困苦的时候。”

“那么他们是怎么出现的?”

小鹿男犹豫了一下,“就是突然出现的啊。”

“呵,突然……哪怕地球时代,我们的祖先都知道,生物的进化是漫长的,从不存在什么一蹴而就,但哨兵向导却突然出现了。”

“你想说什么?”

“你已经猜到了。没错,哨兵和向导,其实是人造的产物,因为是人造的,所以注定不完美,他们强大,却也有着致命的缺陷。”

但对于那个年代来说,什么无所谓,没有什么比生存更重要了,在面对地球无法生存,而外星危险重重的时候。更何况,哨兵向导,不过是那些人创造出的工具而已。既然是工具,能用就可以了,至于缺陷,谁会在乎?用坏了再换一批就好。

“很多年前,普通人也曾有过一次革命,但与现在相反,那是他们争取的,是哨兵向导的合法权益。”

“假如你说的是真的,为什么?哨兵向导要恩将仇报,把普通人的人权极度压榨。”

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七十年前,那位皇帝,为当时哨兵向导和普通人之间紧张的情势,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

 

-tbc-

 

作为短篇,我已经尽力去圆了qaq~~~


评论(1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