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荒川总受】伏妖记 二十六

二十六、天狗食月(二)

 

浓雾被箭锋破开,当中对峙着的都是平安世界的大妖们,无论哪一个都是令人胆寒的存在,而博雅却很清楚他们并非传言里凶残吃人的怪物,相反,他们心存大义,无论何时何事,都严守着自己的底线,所以哪怕日日与荒川之主相看两厌,他都说不出真心厌恶的话语。

“你的大义是什么?”大天狗也曾与他把酒言欢。

时至今日,博雅发现过去那些话语也好,志向也好,都已经是无法追溯的往昔,在大天狗选择背叛,背叛他们共同守护的一切,转而跟从了黑晴明之后。

两只妖怪都发现了来人,势均力敌的两只妖怪默契的选择了暂时休战。

荒川之主的模样让几人有些吃惊,万年竹眼睛粘在上面挪不开,“你,你还好吗?”

荒川之主比他自然许多,“很好。”只是妖力一时无法收回,还要保持这个样子许久,荒川之主心中有些懊恼,自从彻底掌握荒川,他已经很久不曾有过这种无法控制身体里流窜的妖力的感觉,血液里都是炽热的妖力在翻涌,淡色的皮肤不觉透出微微的粉色。

万年竹不再多言,荒川之主冷淡的态度让他一时捏不准该如何回应,他也不知道如何理解心中的欲望,而荒川之主已经走到晴明身边。

对峙的两人变成了博雅和大天狗。

“又想劝我背叛黑晴明大人吗?”大天狗道。

“你已经背叛了我们的理想。”博雅道。

大天狗轻笑,“不要把你的理想强加到我的身上。”

“我们曾经一起抵御恶鬼的日子你全都忘记了吗?”博雅难掩激动。

大天狗道,“没有忘,那段日子我也记忆犹新常常怀念,你确实是我认定的朋友。”

“可如今你为了你所谓的‘大义’,却能轻易利用无辜的性命。”

大天狗笑道,“你所认识的我,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形象?为了世界的安宁而无私奉献吗?只有黑晴明大人知道,我对这个世界的不满,对自己的不满,我想要的,从不是和挚友一同牺牲的悲壮故事,我要力量,我要足够强大的,能够为这个世界带来新的秩序的力量。”

“呵,真是看不下去了。”荒川之主道。

“有何见解吗?”

“我只是觉得,我从前,可能太高看你了。说到底,你其实是个自以为是的蠢货,这么大了,还做着不切实际的梦,觉得自己好像是救世主,正在拯救世界一样。新的秩序又怎样呢?最终都会变得陈旧,变得腐朽,这个世界就是会不断堕落,而你,一个天真的妄想者,别人拿根骨头逗一逗你就高高兴兴的扑过去了吗?傻狗狗。”

大天狗清俊的面孔涨的通红,“你在叫谁狗狗?”

“哼,谁应是谁。”

大天狗冷笑道,“就容你们在口头上占点便宜,等到黑晴明大人改变这个世界的那一天,看你们还会不会嘴硬。”

博雅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又是这样,来搞个破坏放个狠话,留下一堆烂摊子给我们收拾。”

说来奇怪,大天狗离去后,荒川之主身体里那股灼热的躁动竟开始渐渐消退,待回到村子后,他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

晴明也稍稍松了口气,式神与阴阳师之间联系紧密,通常是阴阳师越强式神就越强,可也有荒川之主这种例外,妖怪的力量过于强盛,阴阳师一个不慎就很容易遭到反噬。

经过此夜种种,络新妇本就不是这里的妖怪,以后也不太可能回到这里作乱,而万年竹也表示会对这里的村民看护一二,只是宗太的死无法挽回,几个人都有些内疚的跟竹取夫妇告别。

除了过于悲伤无法露面的儿媳,竹取婆婆跟老爷爷都来送行。

晴明跟他们道别的时候,万年竹找上了荒川之主。

“你有什么事吗?如果是那天的意外,我早就说过,我不在意。”荒川之主满不在乎道。

万年竹却并没有被他这种态度再度打击,他微笑道,“我知道。但你也不能剥夺我喜欢你的权利。”

荒川之主被他的话吓了一跳,“你在说什么?”

“我喜欢你。”万年竹咬字清楚,让荒川之主没有借口躲避,“我已经因为一时的犹豫和怯懦错过一次了,所以我不会错过第二次。妖怪的生命太漫长了,可因为妖怪天性的多疑,我们也很难轻易对一个人萌生好感。”

“你就这么确定你对我有好感。”荒川之主有些郁闷,他连自己对荒和一目连的感觉都没捋清。

万年竹趁着没人注意,一把抱住荒川之主。

“你干什么……唔……”

他侧头咬住荒川之主的嘴,舌头在里面飞速的转了一圈,把荒川之主吸的没气才松开,“感觉到了吗?”

“没有。”荒川之主恶声恶气。

万年竹的身体紧紧贴着他,“我对你有感觉。”

感受到了贴在腿根处的炙热,荒川之主愣了一瞬,又被他亲了一口在嘴角。他扭头看见博雅和晴明呆立在一边,而万年竹仍在表白道,“我在你身上留下了我的印记,无论何时,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出现。”

“我才不需要……”荒川之主狠狠擦了擦嘴巴,余光看见一边的博雅和晴明,简直一刻也不想留在这里。

博雅依旧驾着车,晴明坐在车内。

“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博雅思来想去,也没想出来。

晴明道,“你不觉得反感吗?他们都是男人。”

“万年竹不是说了吗,他喜欢荒川之主,话说荒川之主那么差的脾气居然也有人喜欢,这不正常啊……”

“你关心的居然是这个?”

博雅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又不是傻子,但是喜欢这件事是无法理智的。及时说出来,哪怕被拒绝丢脸,也比遗憾一辈子要好。”

“你也有过喜欢的人吗?博雅。”

车外沉默了一会,“……算是吧。”

“是哪家的小姐呢?”

“已经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也,记不太清了,但那是位非常非常温柔,非常非常美丽的小姐。”

“你向她表白了?”

“……那时的我,还没有勇气。”但现在的我,连勇敢的机会都没有,“她已经,嫁给别人了。”

你有过喜欢却错过的人吗?或许有一天,你会渐渐忘记她的模样,可曾经心动过的痕迹,却永远无法抹去。

回去平安京的途中几人再也没有遇到难以解决的妖怪,几只小妖解决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半月后,晴明终于回到平安京,而阴阳寮的同事来的比他想象中还要快。

“天皇陛下听说你回来了,立刻就要召你进宫,我只能告诉你,今日的平安京已经不是昔日的平安京了,用危机四伏来形容也不为过。”

“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同僚苦笑,“我们算了无数卦。”

“结果如何?”

“大凶,但凶相之中,尚有一线生机,只能依靠您了。”

陛下身前的侍官已经来接他入宫。

除他之外,还有数名阴阳师日夜留在宫中守护,可陛下仍不放心。

“宫中闹鬼。”侍者小声道,“其他的陛下不许我们乱说,怕扰乱民心。”

晴明挑起马车的帘子,往日热闹的街上行人匆匆,连摊贩都早早收拾摊子回家,他离京的几月,究竟发生了什么?

 

-tbc-

乱七八糟,填坑填坑……

我也不是故意的,狗子他没有主角命啊,眼看着茨木酒吞就要来分一杯羹了……狗子收个尾吧

 

 

 

 

 


评论(9)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