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荒川总受】伏妖记 二十九

二十九、未竟之爱(三)

 

荒川之主未曾想到,再次与青坊主在宫中相遇会是这种情况。

早已疯魔的天皇在殿中怒吼,皇后的那位典侍惊恐的跪在他面前,“天皇陛下饶命,天皇陛下饶命……”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害的朕?”天皇捏着典侍瘦弱的肩膀摇晃,他的眼睛愤怒的瞪着典侍,眼白泛着血丝,典侍哭泣着摇头。

她身后不远处,青坊主漠然的看着这一切。

荒川之主问晴明,“怎么回事?”

晴明道,“宫里的高仓女御不小心撞见皇后跟前的典侍鬼鬼祟祟的去了冷宫,然后又不小心发现这位典侍和宫外的和尚私通,禀告了天皇后,有侍卫搜到了未烧净的经文,这位女御看见经文后立刻惊呼,‘这是用来抚慰恶鬼的’,天皇自然开始联想自己被恶鬼缠身,那位女御又说了不少煽风点火的话,天皇大怒,不止要这位典侍好看,更派人把皇后叫来对质……皇后应该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了。”

荒川之主听见晴明几次提到‘不小心’,“你们人类真是有趣,这么巧的事情,都能发生。”

他说的意味深长,晴明苦笑,“您是在嘲讽我们人类吗?这件事情可不简单。皇后的母家是历经几朝的贵族之家,而这位高仓女御家却是近几年的新起之秀,这两家大人在朝中便多有摩擦,后宫不愧是朝中缩影,我尚不知皇后做过什么,但是既然让高仓女御捉到了把柄,怕是这位女御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把柄。”

像典侍发完脾气,天皇的目光便落在了青坊主身上,这位云游僧人有副好相貌,气质凛然,天皇对佛家有几分敬意,便用稍微平缓的语调道,“这位大师。”

青坊主似乎对人类那套还有所了解,“天皇陛下。”他双手合十作揖。

“大师能否告诉朕,是何人请你来宫中作法?”

“就是这位典侍了。”

“你确定?”天皇显然不信,“难道不是皇后吗?”

他直白的问题吓的地上的典侍又抖了起来,眼泪抑不住的从眼眶流出来。

正在这时,皇后到了。

这位尊贵的女人没有看一眼地上的典侍,只是缓步走到天皇面前跪下,“妾有罪。”

“你哪里有罪?”

“妾太过关心陛下,所以悄悄着人请了宫外的僧人来为陛下祈福。”

“祈福?不是超度吗?”

皇后精致的妆容有一瞬间的扭曲,在荒川之主和晴明的角度看起来真是无比狰狞,可她再度抬起头后,却露出一张虽然挂着泪,却无损美貌的脸孔,她非常懂得自己的优势,哪怕在‘证据确凿’的此刻,也兢兢业业的摆出自己最美最端庄的姿态。

“妾于此道并无研究,只是请了青坊主大师,来为陛下的病症找些解决办法。”

青坊主道,“宫中确有恶鬼,这恶鬼日夜缠着天皇陛下,光祈福没有用,想要解决问题,还得从根源开始解决,所以贫僧日日去为那恶鬼超度,希望有朝一日她能放下一切,去往生极乐。”

……

皇后手段高超,保得自己在宫中地位,青坊主一张嘴哄的天皇把他奉为上宾,自然也无事,唯有皇后身边的那位典侍,被天皇拿来平息怒火,贬为庶人,还要伏在地上谢恩。

青坊主与他们一起出宫,晴明趁机问道,“你已经知道那恶鬼的身份了吗?”

青坊主道,“其实告诉你们也无妨,那恶鬼曾是宫中女子。”

“可与皇后有关?”

“……”青坊主不语。

“你不能说?”

他点头。

青坊主做着牛车离去,晴明转身也要上车,路的侧面突然冲出一个少女,猛的撞进他怀里。

“抱歉,真是非常抱歉。”

“没关系,小姐你没事吧?”晴明赶忙扶起这位少女。

少女抬起头,清秀美丽的脸蛋让人不忍苛责,“不,我没事。”

“走路还是要小心一点。”

少女羞涩的笑了笑,“因为有很紧急的事情,所以跑得有些快。”

荒川之主却挡在了少女离去的方向,少女惊惶的看着眼前的妖怪,晴明安慰道,“不要怕,这是我的式神。”

荒川之主不耐,“还要装到什么时候?障眼法也请适可而止吧,还有你,晴明,别再陪他演戏了。”

一眼识破了少女真身的荒川之主嫌弃的看了眼少女呼之欲出的胸脯,“变态。”

被看穿了少女依旧红着脸,只是变成了恼羞成怒,‘她’一点点变回了本来的样子,原本需要仰视的人类少女一下子变成了身高相当的男妖。

“被识破了呀。”

晴明看着他手里提着的熟悉的钱袋,“茨木童子?还请把在下的钱袋换回来吧。”

那被称为茨木童子的妖怪勾起嘴角,“我拿了就是我的了。”

对茨木童子的事情有所耳闻,荒川之主道,“看来你的另一条胳膊也不想要了。”

“哦?”茨木童子看着荒川之主,“如果有本事的话,就来拿啊。那些家伙实在是太弱了,我也很无聊的。”

晴明离开京都几个月的时间里,突然出现一个喜欢挑战京中有名的武者的妖怪,那妖怪十分强大,不管多么厉害的武者都不是他的对手,那个妖怪在京都造成了很大的恐慌,这样一个强大的妖怪在京中带了好几个月,也无怪京中会是这样一副萧条的景象。

茨木童子道,“听说你是京中最厉害的阴阳师?跟我打一场吧,强者就可以得到我的尊重。让你的这个手下陪我打一场也可以,他看起来也很厉害的样子。”

荒川之主不悦道,“谁是他的手下!”

晴明道,“不打不行吗?”

“那我就只能去找京中的其他强者了,只是他们实在太不经打了,一个不小心就开始吐血,无聊极了。”

晴明想到将军府里那位据说抱病无法出门的大人,觉得茨木童子的战贴实在是个烫手山芋,但维护京都的稳定却又是他的目标。

“真是难办。”他苦哈哈的叹气,只能再次把主意打到荒川之主头上,遍观身边的人选,“那就让我这位同为妖怪的朋友跟你打一场吧。”

“晴明……”荒川之主怒瞪着他。

晴明钻上牛车,心虚的避开他的目光。

唯有茨木童子满意的离开,但是晴明的钱袋却没被没被归还,因为茨木童子临走前道,“京都的清酒十分好喝,我还缺些酒钱。”

钱袋就这样易主,荒川之主又被自己得罪一遍,晴明内心悲苦,跑到车外面挤开车夫,自己甩起鞭子,耀武扬威的赶着老牛回了家。

 

-tbc-

 

 

彩蛋是给你们未来将要看到的大丁丁妹子攻的预热~~~


温柔可人小明星alpha花鸟卷x霸道总裁alpha川

 

荒川是个总裁,年轻英俊那种,可他并不以此为荣。

你想啊,每次股东大会或者谈什么生意的时候,你身边都是挺着啤酒肚的中年老男人,就你一个大帅哥,突不突兀,就问你突不突兀?

这都是其次的,这个英俊的外表带给他的伤害还不止于此,那些中年老男人总是因为他异于他们的外表,不跟他掏心掏肺的谈生意,还总喜欢把他当成晚辈教育,可明明他荒右集团有他们两个公司加起来那么大。

荒川很忧郁,跟助理商量,“我怎么才能融入他们,不被当成异类?”

助理给他想了个招,“你得跟他们有共同话题。”

荒川左思右想,他跟他们能有什么共同话题,他未婚,无孩,父母双亡,长相英俊……

不,不,不!还有一个比较容易达成的共同话题。

“是什么?”助理好奇。

“我决定也包养一个小明星。”

“哈?”助理一脸萌比十分茫然。

然而荒川越想越坚定,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他们每次谈生意都爱聊自己睡过哪些小明星,只有荒川,每次都插不进去话题,但他也不是故意的啊。

“我一个也没睡过。”这真是非常之冷场了。

但从此刻开始,荒川将终结自己冷场王的称号,他要积极堕落,开始睡小明星们,争取早日赶上大部队,以期拥有第一个共同话题。

于是当天的饭桌上,荒川满脸郑重的接过了一个合作商推进自己怀里的小明星,是个胸大腰细的漂亮姑娘,身上散发着好闻的omaga香味,就是太浓了一点,怪不得除了自己没有别的总裁愿意碰她。

“你叫什么名字?”

“花鸟卷。”

“跟我走吧。”荒川道。

花鸟卷惊异的看着他,“你确定?”

相当确定啊。

小明星于是半推半就的跟他走了,还十分主动的去浴室洗白白,披着浴巾一脸羞涩的走出来,“我,我还是第一次,不太有经验,怕弄痛你。”

荒川表示自己也是啊,然后小美人就扯开了浴巾,一双36E的豪乳,白皙的肚皮居然是紧实的马甲线,再往下,一根驴*屌……此处应有码。

荒川本能的感到了不对劲。

“女性omaga不是没有丁丁吗?”

“所以我是alpha啊!春宵苦短,我们赶快来快乐一下吧。”

荒川往后退了好几步,“不,首先你是个alpha我就不快乐,其次你一个alpha居然喷omega香水让我以为你是个omega把你带回房间我更不快乐,我感到了欺骗,你这是骗炮你知道吗?”

花鸟卷很无辜,“可是人造的omega香气十分好辨认啊,除了有些对气味格外不敏感的先天性有缺陷偏beta的alpha……”

所以花鸟卷顶着那么漂亮的脸蛋,那么惹火的身材也没有投资商注意她,这根本是个臭alpha啊。

“哦,不巧,我就是对气味不敏感。”荒川冷漠脸。

花鸟卷微笑,“这样很好啊。”荒川要是太敏感就会排斥她了,那她怎么达成生命大和谐?

“其实我是alpha也没差嘛,现在好多国家不是都允许同性恋了吗?而且你看,你要是把我赶出去,不跟我啪啪啪,那些人得怎么看你,会不会觉得你不行。”

荒川想起自己今天为了追赶大部队做得准备,觉得有道理,他不能功亏一篑啊,他已经开始潜规则小明星了,不能半途而废。

“好吧,你留下。”

****以下拉灯三千字***

次日,荒川腰酸背痛起不来床,菊*花特别疼,他把助理找来,虚弱的问,“我算是成功了吗?我跟他们有共同话题了吧?”

 

-end-

 

 


评论(12)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