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荒川总受】伏妖记 三十

三十、未竟之爱(四)

 

“我有些想不明白。”博雅道。

“怎么?”

“青坊主为何要帮助皇后?”

“你看出来了?”

“我固然没你安倍晴明聪慧,可我又不是真的傻,皇后一氏与高仓一氏势如水火,前朝斗争不断,连后宫中也稍不注意便你生我死。皇后召青坊主入宫自然有私心,可这私心也绝不是为陛下祈福。但青坊主竟然真的替皇后圆了这个谎,还说服陛下相信皇后。”

“你说的也不完全对,起码天皇陛下心中已经对皇后起疑了。”离那日天皇震怒已过去三日,这几天阴阳寮也难得清闲下来,不过尚在宫中供职的同僚也透露出一二,天皇这几日精神稍加,有高仓女御陪伴在侧的功劳。

“陛下赏高仓女御宝玉华服,而皇后宫门紧闭。”皇后纵使躲得过初一,又不知能否安然度过接下来的日子。

“那我们就这么呆着了吗?不去宫里除恶鬼了?”

晴明抵着扇子,歪头笑道,“当然不,三日前宫门外的约定,也该趁早践行了。”

荒川之主本来只在一旁陪坐,此言一出,他感受到灼热的目光抬起头,“看我干什么?”

“自然是有事相求。”晴明一丝羞涩都没有的说出请求的话。

荒川之主当然记得与茨木童子的约定,说到底还是晴明太招人注意,连累自己受罪。

“那个变态。”荒川之主心道,平安京的大妖平素居然喜爱化作少女四处行骗,这实在不符合荒川之主对妖怪的定位。

京中愁云惨淡,但京外却一片绿意盎然,鲜花争先斗艳。

“难怪都爱出来踏青。”博雅感叹。

他与晴明在树下赏着美景,侍从们打开食盒,各种美味糕点都摆开眼前。

只有荒川之主板着脸严肃的站在前方不远处,自京中方向,一个黑点遥遥而来,近了,才看见容貌娇艳的少女款款而来。

少女掏出一个钱袋,明显不是晴明那天被拿走的那个,‘她’点了点数目,豪迈笑道,“又能请挚友喝酒了。”

荒川之主看不下去的说,“你能不能变回原型说话?”这样粗犷的笑声配上少女的外表,无怪其他人都一脸的不可直视。
少女依言变回原型,茨木童子的原身是个样貌骄狂的英俊青年,若非妖怪的特征太过明显,也该是京中贵女喜欢追求的类型。

“这方人太多。”

“那就找个人少的地方。”荒川之主对此无所谓。

两人周围卷起妖风,下一瞬,青青草地上已失去两人的踪影。

晴明和博雅此行也从观战正式变成踏青散心。

而更远处,紫光乍起,紧跟着水流击拍河岸的声音盖过雷鸣,两厢争斗,一时难分胜负。

茨木童子及时收了手,荒川之主也不是趁人之危的人。

茨木童子道,“你很厉害。”能跟他平分秋色的妖怪几乎可以掰着手指数出来。

荒川之主不明他的意思,“你也不错。”

“我知道这样很失礼,但是你是我最近遇到的唯一能与我打的不分上下的对手。”

“我该感到很荣幸吗?”荒川之主挑眉反问。

茨木童子却并未对他的挑衅多做回应,“我有一个挚友,名酒吞童子,曾经是平安京最厉害的妖怪,只有我偶尔能跟他打个平手,我们惺惺相惜,所以成了很好的朋友。”

“你要跟我讲故事吗?还是去找你的朋友来帮忙打败我?不过你也说了,你的朋友曾经是平安京最强,哈,现在怎么了?”

“他现在依然是最强!”茨木童子激动道。

没人比他知道酒吞童子的强大,他们是对手,也是朋友,他们交手过无数次,那个男人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直到他也有了弱点和软肋。想到这里,茨木童子露出扼腕的表情。

“那个女人,都是那个女人,她哪里配得到酒吞童子的爱?”

荒川之主从他的语言里稍稍思考了一下,“嗯?莫非是你那位朋友有了心爱的人就不再需要你这个累赘了?”

似乎被说到了痛处,茨木童子怒瞪着他的样子像只炸成球的刺猬。

“总之,我的朋友因为爱上了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也不曾给他回应,因此酗酒度日,每日十分颓废,甚至连跟我打架也没了兴趣。”茨木童子闷闷不乐道,“他现在拒绝跟我打架,我想也许是跟我打架已经没了新鲜感。”

剩下的事便是荒川之主知道的了,茨木童子四处挑战,希望能找到一个能够打败他的人。

“我希望你能跟酒吞童子打一架,唤醒他。”

荒川之主看他低落的模样,突然有个猜测,“你每日变成少女去行骗,不会是为了给你的朋友挣酒钱吧?”

茨木童子俊脸微红,眼神飘忽不定,“你,话不要乱说!”

荒川之主微笑,“当真是挚友。”

“你是不是在笑我?”茨木童子脸皮相当薄,现下已从里到外红的冒气了,越是思索越觉得荒川之主在借机嘲笑他。

等荒川之主看见他手心那团光时已经晚了,他被光刺的紧紧合上眼睛,再睁开眼时,天都变了。

茨木童子没了身影,只留下一句话,“让你也感受一下。”

感受什么?荒川之主迟钝的低下头,只觉得胸口格外沉闷,结实的‘胸肌’呼之欲出,他抬手抓了一把,手感绵软……这一定是在做梦!

“茨木童子!”

原本刚硬的轮廓变得柔和,两条长腿也短了不少,荒川之主把衣服变得合身,怒气冲冲回了晴明的家才慢半拍想到,那两个家伙,看见他这副模样会是什么反应?

他捏着扇子跟迎面站着的博雅面面相觑,就见博雅小麦色的脸上红了两块,“小,小姐,你,你找谁?”

“……”

“噗。”晴明的笑声打破了尴尬的沉默,“没看出来吗?博雅。请问这位小姐是荒川之主的阿姊或者阿妹吗?”

荒川之主在脑海里迅速思考,然后用十分端庄的声音道,“我是他的堂妹,菖蒲。”

妹妹总比变性了好吧!

博雅,“……你们不要把我当傻子,荒川之主是荒川孕育的妖怪,连父母都没有,哪来的堂妹?你怎么变性了?荒川之主?”

这真是说来话长,长话短话都不想说。

荒川之主目光投向晴明,“有什么让我变回去的办法吗?”

“其实这个样子也挺可爱的……”他赶在被眼刀刮死前改话道,“把你变成这样子的人一定有办法把你变回来,不过在那之前,你恐怕要保持这副模样一阵子了。”

 

-tbc-

 

嘿嘿,恶趣味,不过不会这样太久,不用问直接告诉你们,没有女体车,但是酒川车正缓缓开过来2333~~~~

然后有人反应感情戏少,纯熟我笔力不够吧,写着写着自动忽略感情戏了,但是这一卦写完就开始尬感情戏……只要你们别嫌弃我。就算到完结感情戏也很少,也不用担心,因为正文不够番外凑嘛,让我算一算,正文里茨木酒吞日完,狗子日一下,完结。番外是一目连和荒的戏份,正文完结后我再脑一下狗子的戏份,嗯,给自己加油。

另外,这几天更新慢是因为事儿比较多,我会努力补回来的。

评论(10)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