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荒川总受】伏妖记 三十一

三十一、未竟之爱(五)酒川准备了

 

“跟酒吞童子打一场,唤醒他的斗志,否则就当一辈子女人吧。”

夜里依附于茨木童子的小妖传来茨木童子的要求。

荒川之主面容藏在夜色里看不清楚,但身为大妖的威压已经让小妖快要喘不过气来。

“大,大人,茨木大人等待您的回信。”

“回去告诉他,希望他的朋友不会输的太惨。”荒川之地的大妖,一旦被激怒,后果会非常可怕吧,但这大概也是茨木童子的目的,能够打败那个拥有‘最强’之名的男人,仅仅是强大怎么够?他需要荒川之主的全力以赴,所以想尽办法去激怒荒川之主,而为了变回男子之身,荒川之主即便看出他的目的,也只能拼力一搏了。

“看来不光妖怪看不懂人类,人类对那些大妖的狡诈也实在知之甚少。”以晴明的聪慧,当然第一时间看破了茨木童子的目的。

荒川之主习惯于实力说话,对这些手段很是看不上,可是京都的妖怪与人类中最会勾心斗角的贵族们日日相伴,一边轻视着人类,一边却不自觉的被人类所影响。

权势、金钱、美人,无一不动人,而那些甘愿为人类所用,甚至是帮助人类作恶,做了人类爪牙的妖怪们,也都是尝到了这些东西的甜头。

“你在想什么?”荒川之主看见晴明在发呆。

晴明道出心中困惑,“青坊主是为什么帮助皇后?”

“你不能总是用人类那套来猜测妖怪的行为,唯有利益才能动人吗?”荒川之主侧首看向他,“那你的母亲又为何嫁与你的父亲呢?”

晴明苦笑道,“您真是半点也不饶人,难道多年前皇后也曾救过青坊主的命吗?”

“那倒也不一定。”荒川之主起身,颇有些不习惯的扯了扯裙子。

晴明连忙帮他紧了紧领口,也顾不上男女有别,“你现在还是注意一点为好。”

荒川之主英气的长眉皱起,他伟岸的胸肌难道要从此埋没了吗?

“明天……”

“嗯?”

“明天我就去找酒吞童子,宫里有你和博雅。”

晴明一方面信任博雅的能力,另一方面,荒川之主如此积极的原因他也清楚,起码他已经单方面的把这个嘴硬心软的妖怪当成了朋友,又怎么忍心强扣着荒川之主和自己入宫办事。

“注意安全。”

荒川之主小了两圈的背影走了几步远,才小小声答了句,“多谢。”

晴明忍俊,“真是别扭的家伙。”

一早,晴明就被迫不及待的牛车接走,荒川之主在小妖的带领下找到了醉醺醺的妖怪。

酒吞童子天为被地做榻,抱着酒葫芦睡的香甜,荒川之主一脚没踹醒他,又踹了好几脚。鞋底印上酒吞童子那张称得上十分英俊的脸蛋,对方才悠悠转醒。

“喂,酒吞童子吗?”

“嗯?”红发的妖怪发出低沉的呻吟,听的人骨头都要酥掉。

荒川之主还抵着他脸的脚尚未收回,酒吞童子已经睁开了惺忪睡眼,一把抓住小脚摩挲不停,“哪里来的小美人,沉醉在本大爷的美貌中了吗?”

“哼,梦做醒了吗?那就起来跟我打一场吧。”

“你要跟我打架?”酒吞童子打量着荒川之主此刻的模样,不屑的笑出声,“这是你想出来勾引我的新办法吗?”他有兴趣的舔了舔嘴唇,“我打赢你有什么奖励吗?”

荒川之主踢开他握着自己脚踝的手,有点酥软的脚在地上站稳,“随你,如果你能赢的话。”

“你看起来信心十足。”

“因为我实在被你那位挚友哭的烦心,只好同意他跟你打一场。”

“茨木童子?”酒吞童子阴下脸,“谁要他多管闲事?”

荒川之主见他不悦,“看来你们的关系也不像茨木童子说的那么好。”

“哼,一厢情愿的以朋友之名多管闲事,找来一堆废物打扰我休息,不过那家伙也算干了一件靠谱的事,总是男人多无聊,不如多找几个你这种小美人。”

“说着很烦,我看你倒是乐在其中。”

酒吞童子抻着懒腰,态度随意道,“就当活动一下筋骨,如果输了就陪本大爷喝酒怎么样?”

荒川之主沉下气,“有本事的话。”

折扇扬起一道水柱,酒吞童子轻轻歪头,水珠擦过他的耳垂,留下一道血痕,半晌,红色的血珠沁出,点缀在耳垂,为酒吞童子俊美的面容添上几分妖异。

“还不赖嘛。”

“如果继续这么松散,会输的很惨。”荒川之主语气平常,仿佛在陈述事实,这种毫无斗志的妖怪,根本没有让他紧张起来的必要,这一点上,茨木童子大概没有想到。

“真能放狠话。”酒吞童子眉目间显出几分凶狠,意料中对方瑟瑟发抖的场面未能如愿出现,荒川之主打开折扇,掩住半张脸孔,额心白色妖纹格外显眼。

酒吞童子躲开从天而落的水柱后还不忘喝一口酒发出感叹,容不得荒川之主嫌弃人,酒吞童子几乎立刻出现在他身侧,荒川之主侧身避开他抓来的手,肩膀不慎蹭过酒吞童子的指甲,外衫内衫被齐齐划开。

酒吞童子贴身上去,在一双椒*乳上捏了一把,荒川之主抬手一扇子抽在他脸上,扇子裹了一层妖力,毫不留情的抽过去。

酒吞童子拉住他的手腕,把人拽进自己怀里,“我说,我们换个舒服点的地方打一架怎么样?”

女性的身体在力量上较总是有些不如,哪怕荒川之主只是暂时变成女人,也懊恼的发现酒吞童子的力气他挣不开,狼狈的挣扎许久,身上的衣服越来越松散,他已经能感到雄性粗壮的呼吸,还有灼热的身体。

本身对于同性天然的排斥让荒川之主有一种领地被侵入的愤怒感,“松手,你这酒鬼,我们堂堂正正打一场。”

“打一场?”酒吞童子故意在他耳边吹气,眼看着怀里的身体不住颤抖,才恶意道,“这么敏感的身体,更适合在另一个地方打一架吧。”

荒川之主怒极,反而刺激着身体里被压制的力量开始溢出,茨木童子强加在他身上的法术被汹涌的妖力冲击着,一点点开始松动。

荒川之主突然觉得禁锢着自己的力气渐渐缩小,酒吞童子看着怀里陌生的男人有一瞬间的呆滞,荒川之主很快反应过来,冷嘲热讽道,“对个男人也能起兴趣吗?酒鬼。”

环抱着自己的手臂再度缩进,荒川之主扭过头,酒吞童子一副痴迷的表情靠拢过来,鼻子在他身上闻了又闻,“好香。”

“什么?”荒川之主莫名。

“你身上,有股香味。”

能让妖怪失控的香味。

被压在身下时荒川之主还很疑惑,“酒喝多了,嗅觉失灵了吗?你这酒鬼。”

 

-tbc-

 

一脚急刹车,快乐吗?


评论(27)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