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冷叽🌈

wb:@老子搞到神仙了

【荒川总受】伏妖记 三十四

三十四、未竟之爱(八)

 

近日京中最受欢迎的人是一位名为八百比丘尼的女巫,传说她吃过人鱼肉因而长生不老,天皇陛下的病症亦是被她治好。

“京中的贵人们差点踏破八百比丘尼的门槛,都想见识见识这位女巫大人的本事。”博雅揣着新鲜打听到的消息来找晴明。

前几日晴明与荒川之主还未面圣就被告知陛下精神稍纵,想要静养,暂不见人,甚至连续停了几日朝会,那几日都是八百比丘尼和皇后,以及高仓女御侍奉一旁。

博雅道,“不是说皇后与高仓女御不和,八百比丘尼还是高仓女御找来的,可这几日却能在天皇面前一副姐妹和顺的样子。”

“因为她们对天皇的爱啊。”晴明微微一笑,“不管涉及多少权力倾轧彼此争斗,她们对自己的丈夫的爱却是一心一意不可置疑的,最起码皇后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丈夫。”

如今很多人都不清楚,今上还是太子时就遇见了皇后,前任天皇为今上敲定的太子妃原是高仓女御,可是因为太子的要求,换成了现今的皇后,但上命不可违,太子还是同时纳了高仓女御为侧妃。

不可否认天皇与皇后少年时的情意,可是没有什么是不变的,沧海亦能桑田,年少的区区情意,又怎抵得上美人与权利。

“皇后少有才名,而高仓女御以颜色艳丽闻名,今上喜爱皇后的才气,可是内在这种东西,哪有外在来的直接刻骨,高仓女御能把天皇留在自己宫里整整一个月,让天皇乐不思蜀,皇后不满,与天皇陛下争执,夫妻之间再无往日默契。”

博雅四周看看,“这种事情还是关起门来说比较好。”

“放心,这里没有外人,我的侍从都是式神所化,嘴巴很严。”

为两人侍茶的婢女抬起头,本该是五官的地方居然平滑一片,博雅要疯了,不能再严实了好吗!

言归正传,“我今日来找你,是有事询问,我回京已有数日,日日都会做梦。”

“解梦我不是最擅长的。”

“我怀疑这是有人给我托梦。”博雅神色凝重。

晴明也认真起来,“是什么样的梦?”

博雅突然露出一丝怀念之色,“是许多年前,我曾借住于一个贵族之家,那户人家的大小姐,是一个温柔而有才华的女子……”

他甚至曾想过,如果自己将来会有妻子,应该就是德子小姐这样美丽善良的贵女,可是当他几年后再去那位贵族家中做客,家主告诉他德子已经嫁人了,去了很远的地方。

他问过荒川之主的那个问题,其实是在自问啊,他错过了德子小姐,这一生都无法再找回德子了。

天皇宫中,婢女皆被屏退。

天皇与八百比丘尼相对跪坐,两人之间的铜盆里,赤红明黄的火焰正在跳动,火光把天皇的脸映的面色红润,数日的苍白病弱似乎都被灼烧殆尽。

“女巫大人,那‘恶鬼’是否正附在朕的身上?”

看见天皇身后的影子似乎被一股力量不断的拉扯、扭曲。

“她在。”

“大人有办法把‘它’赶走?”

八百比丘尼轻笑,“当然,天皇陛下。您是天皇至尊,一切邪祟都不能伤害您,您当永生。”

一把红豆洒进火盆,滋滋作响,天皇身后腾起黑色的烟雾,女人刺耳的尖叫穿破人的耳膜。

皇宫外,博雅讲到关键之处,“我夜夜都会梦到她,她看着我一字不发,只是默默流泪,直到昨夜,她与我说,‘救命’,她在向我求救。”

然而博雅没有说的是,梦里那个曾经温柔的女人已经变得不再美丽,仇恨可以扭曲一个人的样貌,所以恶鬼的本相总是十分丑陋。

但是博雅并不知道,即便已经变成恶鬼,德子小姐遭受的苦难依旧没有结束,有一根很长很长的锁链,将已经死去的她死死钉在皇宫阴暗的角落,她从一开始的哭泣到憎恨,负面的情绪充斥着她的灵魂,她想她需要力量,把伤害过她的人撕碎,可是她没有想到,这力量居然会成为她的催命符。

恶鬼被拉出天皇的影子时已经十分虚弱,哪怕缝隙中漏进来的一缕阳光都能让‘它’痛苦的挣扎嘶吼。

“快,八百比丘尼大人,快除了这只恶鬼。”

然而恶鬼并未向他扑过来,反而顶着灼痛的阳光逃出了宫殿。

“大人,这恶鬼,会不会趁您不在时再回来害朕?”

“她已经元气大伤了。”八百比丘尼安慰天皇道。

天皇并不相信,“朕,朕就是因为相信您,您当初不是说万无一失的吗?可是她为什么会来伤害我?”

“她会对自己最恨的人下手。”

“是皇后,是皇后杀了她啊,她为什么不去害皇后?为什么要来找朕?”

天皇歇斯底里的质问,八百比丘尼看着这个自私而懦弱的掌权者,心中玩味的追问,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成姬德子最恨的人是天皇,为什么天皇可以对日夜陪伴自己的女人转眼弃之如履?

天皇很快恢复正常,方才的疯狂都被黑沉沉的眼眸遮挡,“天色已晚,大人就在宫中休息吧。”

恶鬼穿过厚重的宫墙,她的身体在阳光的灼烤下不断冒出黑烟,一开始只是头顶,她乌黑的长发渐渐从黑雾中剥离,当黑烟彻底消散,成姬德子终于找到了安倍晴明的家。

那是博雅所在的地方。

荒川之主一眼看破了她的身份,“身为恶鬼,为何白日在京中游荡?”

“请问博雅大人在此吗?”

“你找他?”

“是的,我想最后再见一次博雅大人。”女人白皙的面庞流下两行血泪,“一眼就好,还有好多话想跟大人说,但是却恐怕没有机会了,我要消失了啊。”

能够维持这样的外貌走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可她还想让博雅大人看一看,看一看自己最美丽的样子。

她多后悔啊,如果能在那时,叫住博雅大人的名字,“请问,可以带我一起走吗?”

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德子小姐……”

“博雅大人,又见面了,我有一句话,在心里藏了很久很久,想要告诉你。”

“不,请让我先说吧,我喜欢你,德子小姐,我知道你会在清晨溜出房门看我练习箭术,你跟在我身后一路小跑,一点不像第一眼时宁静的模样,可是我很欢喜,我不觉得你失了德行,我喜欢你的温柔,你的率性……”

“博雅大人,博雅大人啊!”

时隔多年,跨越了无数山川河海,这是两人的第一个拥抱,也是最后一个。

德子在博雅怀里变回了恶鬼的模样,又一点点消散,连鬼身都无法保持。

“我很难看呀,博雅大人。”

“你在我心中依旧美丽。”

“要为我复仇,博雅大人,天皇他,他与八百比丘尼早就相识,八百比丘尼许下他长生的愿望,又言人鱼肉可遇不可求,所以告诉他找到一个阴时阴月出生的女子,将她的尸骨埋在阴处,直到她因为怨愤变成恶鬼,恶鬼的怨气越大越好,怨气会笼罩在皇宫,遮掩他腐朽的灵魂,不被地府的使者带走,同时又把我的一部分怨气转换成天皇的生命。”

德子悲惨的哭着,“他故意宠幸我,让皇后嫉妒,我在宫中的日子就仿佛冰火两重天,皇后的欺侮,天皇的宠爱,他看着我痛苦,却装作不知道的继续宠幸我,而我只能把一切吞到肚子里,然后有一天,皇后的妒火达到了顶峰,派人将我带到冷宫,我被百般折磨,最后推进池塘里淹死。”

德子知道自己的一切苦难都只是因为天皇的贪婪与自私,她看见皇后对天皇一无所知的真心爱情,也看见天皇私下传唤高仓女御把八百比丘尼以她的名义请进宫中。

她对皇后只有同情怜悯,却真真切切恨着天皇,她名义上的丈夫,恶鬼会报复它最痛恨的人,天皇就是德子最痛恨的人。

怀中的爱人就像梦境一样,醒来便无踪影,博雅捂着脸痛哭,“德子小姐,我的德子啊……”

时光已逝不可追,伊人已去无影踪。

“如果可以重来……”

 

-tbc-

 

 

编不下去了,这是丑女跟我们博雅的悲催爱情,心痛,我自己瞎改编了一下,别喷我,我已经很可怜了,学校超忙qwq

另外,这文和之前的短篇一起出个本有人要吗?qwq,简易版印调,球抚摸

评论(9)

热度(68)